野鸡网-为您收集整理好内容。

野鸡网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首页 > 小说 > 都市 / 正文

老头奸女教师完

2017-01-02 18:26:25 都市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二(手机)
王勇看着周老师妩媚性欲迷离的双眼,坏笑着说“明天早上就给主人当手纸舔屁眼,当作锻炼,以后主人就不用手纸了。说着捏住阴唇的手猛用劲,这样的痛楚使得周煦痛苦的叫出声,只得乖巧的点着头应承。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从周老师挎包里传出。王传斌掏出肉棒,拿出按着递到周老师耳边 

  “哦,是这样,在许老师家玩呢,哦,不”王勇捏了一下阴蒂,周煦差点叫出来“……,不回家吃饭了” 

  “哦,没事情,在和许老师打……”“噢,打羽毛球呢。嗯,是室内场馆,好了,今天,喔……,不回家了”承受着王氏父子双手的攻击,周老师赶紧说了几句就从王传斌手里抢过手机挂断。 

  王氏父子相互看了看,会心的笑了,看来,这样,起码周煦那里是非常安全的。 

  “贱货,把你昨天日记读一遍”王勇边说边将和周煦一起回家,周煦跪着从阴道抠出小瓶的纸条递给他的家畜周老师。 

  每天日记,是王勇布置给周煦的任务,记录周煦作为家畜的心里感受和思想,目的是为了羞辱周老师的人格,更好的从精神上制这个对他家来说的高级知识白领丽人。 

  王勇已经准备和拿起了相机,记录着这一时刻… 

  “贱畜……哦,周煦…自愿,哦,成。为主人。王传斌、王传斌夫人、哦,王勇的…,哦,家畜以来,一直得到主人对……家畜的…哦,变态……需求的……训练和调教,家畜,噢,……周煦叩谢主人的玩弄。为了……表明家畜…周煦…,噢,只愿意……哦,成为主人一家的专有家畜的……心愿和决心,请求主人在不伤害”周煦涨红了脸,极度羞耻的心里使得断断续续念着这些自己写的,但实际是王氏父子要求和希望的东西“不伤害,…,不伤害家畜身体的情况下使用…,使用图章在家畜身上做上记号,成为主人的有物品。贱畜,哦,贱畜非常想…,和非常愿意,哦,哦,喝,…,喝主人…,哦,嗯,撒的…撒的尿,哦,哦,还想和,哦,希望哦,舔主人的,…。主人的,哦,主人的屁眼和,……和脚,希望主人批准贱畜,…贱畜周煦的请求”周煦几乎是红着脸颤抖和颤栗着念完了自白。 

  “哈哈”王勇笑弯了腰,指着周煦流淌着淫液的阴部,“贱货果然变态,念这个都兴奋的潮喷。快,把你的淫液毛巾拿着搽干净地板” 

  晚上睡觉,作为家畜的周煦老师继续为她的少主人王勇服务着。王勇躺在床上,除了丁字型卫生巾外(为了防止家畜淫液弄湿被单)全身赤裸(也不是,脖子上还有项圈和另一端王勇手里的链条)的家畜周煦伏在她的主人身上用双乳做着漫游按摩。 

  王勇拿链条的左手抚弄着家畜的秀发,右手则拍打着家畜的嫩白屁股,王勇喜欢这种清脆的家畜肉体受到自己打击发出的声音。这种温暖的爱抚和粗鲁的拍击所引起的双重刺激正是周煦所喜欢的,不觉双乳更卖力的按摩着。王勇感到二粒突起越来越大的刷弄着胸腹,知道家畜春情萌动,一边惬意的享受一边用拿链条的左手勾起人型家畜周煦的下巴问道, 

  “下午回家撒尿你喝时,主人看你跪着抬头望主人的眼神秋波荡漾,脸上也是红霞泛滥,真的美极了。还有特别是主人左右摆动尿注你来回追逐的模样和眼神好像很陶醉啊,是不是?”紧接着大力拍打了一下家畜白屁股,发出极其清脆荡漾的声音和家畜喉腔里惊讶带着满足的一声叫春“噢…!”。 

  周煦迷离的眼神看着王勇专注的目光足足半分多钟,终于心理崩溃的俯首贴在王勇的胸口,二团贴着王勇腹部的肉团不断颤动着柔声说“嗯,少主人…真细心哦,家畜……跪着……抬头……看着……少主人…左右……拨动……阳具,玉液……绕着圈儿…洒下来,知道……少主人……是想……戏弄……和挑逗……贱畜,可……内心却……感觉。兴奋极……了。…追着…张嘴…接少主人…的玉液,打在……脸上……很发……发烫……感觉很……很下贱……很……羞辱,落在……落在嘴里…感觉……涩涩的味道……很难咽……但很……满足,当时……奶涨涨。的,阴户…阴户一张一合的兴奋…极了”贴着王勇的宽大胸脯,周煦鼓起勇气终于断续完成了淫贱的表白,兴奋幸福的在王勇身上不自觉抽动着身体。 

  王勇听着淫语,感觉着家畜身体的变化,一手按着家畜飘柔秀发的头,一手抓弄着家畜的嫩白屁股,肉棒也强烈鼓起死死顶住了家畜周煦紧贴的小腹。 

  王勇想起什么,猛地翻过他的家畜,看到周煦丁字卫生巾已经润湿变得几乎半透明了。“好,主人再逗逗你”站在床上,露出饱满的阳具,指指周煦的嘴。周煦立即会意,在床上爬过来,吐着舌头几乎是扑向肉棒。 

  “妖艳的美女蛇”王勇边说边左右转动屁股,肉棒于是左右晃动摇摆,周煦左右扑空,披肩长的秀发空中美丽的飘舞… 

  王勇看着脚下的尤物,他的老师淫贱的追逐自己的肉棒,乳波荡荡,二团肉像小兔子跳动,娇喘吁吁,惬意极了。终于,王勇稍一迟疑,周煦还是叼住了肉棒,兴奋的香舌绕着圈儿舔弄着,同时头部也深度的活塞运动着,乳房、下体乃至全身的亢奋使得家畜周煦发出愉悦的母畜呻吟,每次周煦都主动套弄使得王勇的肉棒顶到了喉咙深处,16岁青年的王勇还是长出稀疏阴毛的下体撞击着周煦的嘴唇发出噗噗的响声拌和着周煦哼哼嗯嗯的呻吟声… 

  终于,王勇喷发了。周煦艰难但香甜的吞咽着,又吐着舌头呻吟着清理干净了王勇的肉棒…“主人,母狗想喝您的尿”周煦跪着抬头妖媚的望着她的主人,汗水湿润的浑身泛着妖媚的光泽,清脆清楚的甜甜女中音,撒着娇,没有过去的因羞楚而表达的断断叙叙,只是脸仍然羞涩的通红着… 

  王勇没有回答,下床取出一个印章,沾了印泥后,盖在周煦的小腹、左乳,上面赫然是“王氏家畜”,周煦哀羞的望着她的王勇做着这个,感觉自己像案板上的猪肉一般,下贱和羞辱,同时又是兴奋和高潮使得身体泛红… 

  王勇牵着链子,于是周煦爬下床,尾随她的主人爬到了卫生间。周煦跪下,张嘴等着主人的放尿。王勇指了指周煦的卫生巾指头弹了弹。周煦会意立即脱去露出了黑绒绒的阴毛。王勇示意他的家畜躺下,并指示着周煦双手扒开阴户。周煦弄明白了主人的意思,但几个月长期的奴性、畜性培育训练使得她还是尽力分开双腿,双手拉大阴唇露出阴户,王勇边撒边调整角度,一泡热尿大半射入他肉玩具家畜的肉洞中。感觉着热烫液体对秘穴的沁入,周煦羞得眼睛打颤,浑身发抖,她想不到16岁的少   年,她的主人居然如此淫虐的玩弄自己。可奇怪的是,小穴居然在热尿的击打下一张一合的高潮般兴奋着… 

  居高临下的王勇看着颤动的肉体和一张一合的洞穴,嘴角露出了征服者的笑容…… 

  感觉到洒下热流停息了,周煦想挪动起来,但浑身瘫软就这样浑身颤栗着,依然保持躺着分开大腿,双手扒开阴唇的姿势。王勇不觉轻蔑得意的笑了“贱畜,享受着呢,你的少主人爸爸没有尿了,下次再撒你肉逼”。说着,左手抚弄他肉玩具家畜秀发,右手抚摸周煦绸缎般光滑的身体……周煦湿润迷离的双眼看着王勇的坏笑,很久以来互相碰撞的人性与兽性,理智与性欲,坚强和软弱交织而来,心里一阵酸疼,对未来的迷茫的担心战胜了麻痹自己身心的欲望和恐惧,周煦妩媚的眼神散发出知性的光“王勇,这几个月你们父子玩够了吧。把照片和录像还给我,我不想继续了。我还要结婚,正常生活……” 

  王勇一下懵住了……感觉到了猎物的反抗,使他恐惧与愤怒,于是猛地捏住周煦二粒乳头拉扯着、抖动着……这惯用一招曾使得周煦老师呻吟、颤抖、哀求、献媚……,但今天,这些失去了作用,周煦死鱼般麻木着,用绝望与决绝回应着暴力…… 

  王勇妥协了,拿起热水器花洒,说道“给你洗干净吧”于是,这样一手扒开阴唇,一手花洒清洗着,叩开里面,冲洗的干干净净……周煦木然的任凭王勇摆布,完了,穿好衣服,出门打车离去…… 

  第二天,周煦没来上课。王勇忐忑的等过了上午…… 

  中午,王勇在校外打给周煦电话,没有手机,是王勇一直的遗憾。手机嘟嘟声不觉,可一直不接听。终于,打了5次后,传来周煦清淡的声音:“不要打了,我不舒服,请了三天假”完了,传了一阵忙音…… 

  回家,王勇告诉了王传斌这一切。王传斌起先沉默,后来乐了,拍拍王勇后背,没事,于是打给许红艳电话“听说周煦老师病了,感谢她一直照顾我们家小勇,想探望下……哦,不,这应该的,您说说她地址,不去,我……心里不安啊”说着,老王居然哀痛的呜咽了。电话那头许红艳沉默了,想想平时王勇一家和周煦关系确实不错,周煦可能也是不好意思王传斌上门送礼才不说吧……,可现在这年头送礼的还少么……,自己也补课收过王家补课费还有鱼,算了,做个二面人情不是更好,于是告诉了王传斌…… 

  电话那头王传斌乐翻了,但还是语气沉痛的连着说:“谢谢,谢谢,小周老师也是不好意思怕增加我们家长麻烦,可人心……人心都是肉长的啊,咋能不去看看这好的老师……”王勇都惊呆了,看着他父亲,kao,这他妈国内的一级演员,和卖鱼的父亲刚才这一比,可真是差的他妈太多了…… 

  大包小包的王勇父子叩开了周煦家门,周煦母亲黄海燕开了门。简单介绍下,黄海燕招呼周煦出来招呼客人,自己忙说,“就这吃饭吧,我去弄,边忙去了……”穿着睡衣出来的周煦看到王氏父子,差点软到地上,王传斌赶紧扶住,“注意安全,周老师,病了不要乱动了,休息吧”一边左手搀着周煦入卧室,右手很自然搂住周煦腰部,王勇也跟进,发觉王传斌右手已经滑倒周煦靛部按动着,不觉乐了…… 

  王传斌坐在周煦床边,可右手却隐秘的伸入了被窝,在周煦身体上按摩着…… 

  周煦示意王勇关上卧室门,边对屋外说:“爸……什么时候回”“哦,……又有手术?”王传斌也大概从过去周煦和许红艳嘴里知道周煦爸爸是医生,妈妈是市邮政文工团舞蹈演员,听到这,放心大胆了,右手滑入周煦内裤,抚弄着芳草地带。“妈……那您去……买点菜,我……交代一下王……师傅……他儿子……学习……事情。” 

  等到黄海燕关门出去,周煦才颤抖着质问:“太过分了,……怎么……哦……”原来,王传斌死死拧住了周煦阴唇,并用手指拨弄着阴蒂。 

  王传斌左手抽出口袋里一叠照片,摔在床上,“贱畜你不是要么,拿去……” 

  看着上面自己赤裸跪着,趴着,含着王传斌乌黑肉棒的不雅照片,周煦脸发烫发红,又颤抖起来…… 

  王传斌伸入被窝的手继续拧着周煦阴唇,转动着,对不听话的家畜,王传斌就像对待蹦出水池的鱼那样,毫不客气…… 

  王勇也加入了对周煦双乳的折磨,本来就震惊王氏父子突然上门的周煦思维混乱了,紧张、害怕加刺激、疼痛使得软弱的周煦妥协了“主人,……,贱畜……知错了……” 

  王传斌掏出乌黑的肉棒,拌合着一天劳作汗水的酸臭,顶到周煦嘴唇,周煦乖巧的伸出舌头,将粗大的肉棒卷入口中,大口吮吸着……周煦希望尽快赶在她母亲黄海燕回来前结束,于是卖力的呻吟娇喘着吞吐着。 

  王勇凑到她耳边,说:“少主人又要尿了” 

  王传斌坏笑着乐了,抽出肉棒,拧了一把周煦阴部,“享受去,贱畜……” 

  周煦害怕黄海燕回家时间的逼近,赶紧爬下床,脱光,爬到了卫生间,王勇随后进入……周煦媚红的眼睛看着王勇,躺倒,分开大腿,扒开阴唇,王勇对着肉穴一泡洒下…… 

  低声咬着嘴角呻吟的周煦按要求,又像狗一样趴着用嘴清理王勇的肉棒,王勇继续逗弄着左右转动屁股晃动,这样周煦就气喘吁吁的扑着舌头清理…… 

  王勇给他家畜清洗肉穴时,传来黄海燕开门声…… 

  周煦惊的趴起,像狐狸一样爬着窜入卧室,钻进被窝…… 

  王传斌笑了,伸手进去,摸着周煦光滑的屁股低声说:“吃完饭,找理由和主人回去,主人这次要惩罚你”周煦温顺而恐慌的点着头…… 

  饭后,借口期末学习紧张,需要和语文学习委员王勇(周煦提拔的自己课代表)去班主任许红艳家商量教案,周煦陪着王氏父子去了…… 

  周煦被双手反绑,捆绑起来,成为了王氏父子赤裸的活动玩具…… 

  被王氏父子玩的性欲高涨,娇喘吁吁的周煦呻吟着,浑身成亢奋的粉红色,在汗水的光泽下发出妖艳妩媚的诱惑…就这样从晚上到清晨,去了趟厕所的王传斌返回,牵着链条,带着他的家畜走向卫生间,周煦爬在身后,左右摇晃着屁股,腰部和头也随着节律左右扭动,一路哼哼嗯嗯的呻吟。如果说,前面的周煦只是受胁迫角色迎合的做着王氏家畜的话,这次的反复使得周煦确实认命的感到今生无法摆脱王氏父子纠缠了,只有适应这种生活这条出路…所以,周煦反而放松了……极力配合着王氏父子的玩弄…王勇跟在后面,看着周煦母畜般左右摇晃雪白的屁股、柔嫩的腰肢左右摇摆,听着他老师母畜哼哼嗯嗯发情呻吟… 

  到了厕所,一股臭气从抽水便盆传来…啊,怎么主人大便没冲洗…随即周煦明白了,脸也白了,苦求着王传斌:“别…,主人……让家畜做什么的都行……别……这样…” 

  王勇踢了周煦屁股一脚,一字一字咬牙切齿喝到“刚- 才- 的- 骚- 模- 样- 哪- 去- 了…???!!!” 

  王传斌低头板起周煦的脸,捏着下巴“这是对你昨天的惩罚,不是请了三天假还有二天假期么,狗改不了吃屎本性,老子要你真正像狗那样吃老子屎你才会乖!” 

  被迫的,周煦屈服、堕落了人性… 

  对女儿这几个月反常的,经常夜不归宿的行为,周煦父母作为过来人感到深深的不安…特别是,女儿三天病假都不归家,而且是学生和家长带走的,难道… 

  周煦回家后,母亲黄海燕和父亲周志强反复询问前后,指出种种疑点和问题所在,可女儿都是一笔带过,或者同事家里,或者外面散心旅游… 

  周煦对此也感到了不安,并且报告了她的二位主子。王传斌指示周煦这个礼拜在家休息,并且要求…。周煦起初害怕和不安予以拒绝,可看到父亲时而焦急愤怒,时而温和慈爱的询问关怀,不觉产生了这样念头:自己被陌生,粗鲁没文化的王氏父子白白控制玩弄,自己的肉体成为王氏父子免费玩具,王传斌要求这样的肯定也就同意不会找麻烦,而且家里也会少了监督盘问的苦恼……为什么不可以侍候一下自己从小崇拜、喜欢的知识分子父亲… 

  这样的念头一旦产生,便像恶魔一样占据周煦脑海…家里,周煦刻意随便起来,洗澡后穿着半透明蕾丝内裤、乳罩,并且撒娇的和父亲周志强套热乎…周志强却反而觉得自己的说教起了作用,不觉心安理得的配合着培养起父女感情来,为了陪女儿,有些能推的公事就推了… 

  这天晚上,洗完澡的周煦从卫生间几乎跳着出来,调皮的……浑身充满活力,但仅有的半透明三角裤和乳罩还是透出女性诱惑力…黄海燕出门散步去了,就周志强坐沙发看电视。周煦凑到身边坐下,一股青春女人的清香沁入周志强心脾。周煦拨动湿漉的秀发,看着父亲,边说话便手舞足蹈开玩笑,不知怎的突然周志强随便一句话居然使得周煦笑的前仰后合笑的俯身胸脯趴在了周志强大腿上,娇笑着像小孩般撒起娇来…看着和感受着女儿这团青春肉体在自己身上扭动、磨蹭,周志强居然激潮澎湃……手不小心碰到女儿凝脂般大腿、手臂,感觉温玉般滑爽… 

  突然,周志强感到女儿胸部二团海棉嫩肉居然娇哼着起劲的左右前后移动这样旋转着按摩自己大腿来,后面的暴露三角裤外的白嫩屁股水蛇般扭动,充满了魅惑… 

  不觉,周志强有了反应……他身上的女儿周煦自然察觉到了自己腹部部位硬物的不断膨胀变化,不仅没停,反而俯身父亲身上更紧,胸部按摩更用力了,屁股腰肢都水蛇样扭动,并发出更加春情媚人的娇哼… 

  屋外黄海燕的敲门声将迷糊的宛如梦中的周志勇惊醒过来,而此时做梦般的是,他的女儿居然已经浑身赤裸着趴在地上,二手着地,双膝跪着,嘴里含着自己的阳具左右晃动脑袋,使得肉棒自动在女儿嘴里左右击打,里面的香舌不断翻卷缠绕,女儿屁股和腰也一样左右摇摆着,好像发情的母畜… 

  周志强站起身,掐着自己大腿,有疼感,不是做梦。周煦也已经一晃身————内裤和乳罩已经安在身上,只是本是半透明蕾丝衣物湿润更增加了透明感,胸部二粒鲜嫩粉红凸起,下体乌黑一片还是掩盖不住肉缝…看的呆了一阵,直到敲门声更急促,周志强挪身开门时,周煦凑到耳边,飘香的身体味道带着温柔的话语蚊子般萦绕“晚上……到女儿……房里……来……”,笑笑扭动腰肢闪入了闺房… 

  黄海燕熟睡后,周志强反复折磨自己半个时辰后,还是溜进了女儿闺房,关门,推了女儿一把,周煦翻过身,抿嘴小酒窝露出来,随即手像无骨水蛇划过,周志强内裤已被拉下,一股轻微香风拂到肉棒,眨眼龟头就充满湿润感,整个肉棒随后被湿润与温柔包围环绕,里面的舌头搅动着,翻卷着打扫和清洗、按摩着肉棒周身,惬意和舒服取代了周志强的罪恶感,过去担心的事情一旦落实在自身,反而解脱了… 

  感到和看到自身粗长的肉棒居然能够全部进入女儿嘴里,龟头被喉咙黏膜紧密包裹,这样进进出出,腹部与肉棒根部与女儿嘴唇发出撞击轻微……啪。啪……声,和吮吸的……啁……啁……声,突然,听到屋外有汽车突然鸣笛一声…。周志强一紧张,欲念一松懈,这才感到腹部有憋涨感,哦,本来内急起来的,受给老婆开门前女儿那话折磨引导诱惑,不觉起身没进卫生间溜进的是女儿房间…… 

  周志强拂拂女儿头,“乖,内急,等会…” 

  不料,周煦抬起秋波荡漾的媚眼,含春的脸香笑着,蚊子样低声媚柔吐出香风“有女儿在…还需要去厕所么…”边说着,边下唇叼起周志强龟头与后端肉棒下面股缝使龟头在嘴里对着自己喉咙,停止了香舌搅弄,四肢趴在床上扭动腰肢屁股,靛部黑暗中发出左右晃动诱人的白色波光…同时媚眼望着父亲周志强期待着…。 

  震惊,还是震惊!但周志强居然无力抽身,无力迈步,只是这样雕塑般站着,女儿的媚眼,扭动的发出刺目白色光芒肉体逐渐模糊起来,麻木的周志强浑身散架、松懈,于是,一股热流终于喷出…胯下的肉体扭动着,吞咽声,水注击打女儿嘴里尿液囤积发出的哗哗声…胯下这团床上趴着的肉虫轻声满足的哼哼着,以此证明这是个活物…。 

  站在床边撒完了,立即肉棒又被湿润包裹,舌头在马眼,炮身舔弄,干净了、舒服了,周志强木然的转身离去了… 

  周煦依然意犹未尽,还是趴着,晃动着头、腰、屁股,全身,要是…。可怕的念头又沁入脑髓,意念没能使其熄灭,又闪动出来——要是王氏父子在就好了,哪怕一个,不管王勇的挑逗,还是王传斌的虐玩,身体都会获得巨大的满足,…如果是王勇,这样趴着母狗般扭动周身肯定会被手掌拍打屁股,这样就顺势可以更淫贱的扭动屁股获得快感…,如果是王传斌,自己这样肯定会被粗糙的手掌抓弄、捏弄乳房、乳头,那样自己可以更加忘情娇喘呻吟…如果是王勇,…撒尿……一定晃动,这样自己才能淫贱的表现追逐尿液的下贱,惹来更刺激的羞辱…。 

  王传斌手机响了,来电姓名——家畜周煦,按下,低低的颤抖呻吟声音传来“主人…主人…”王传斌骂到“这晚了,贱货有什么事”“接受什么调教,说清楚…。”“舔什么?”“便便……妈的,屎就是屎,什么便便,哈哈,贱货,居然求吃主人屎了,哈哈” 

  “不是……妈的……什么不是,滚过来说清楚” 

  半小时后,出租车停在门口声音,接着轻轻敲门声,王传斌打开门搂进温柔的肉体…十分钟后,卫生间,一具带着项圈的白色肉体俯首抽水便盆里,时而抬头时而俯首,发出舔食和痛苦满足的吞咽、呻吟… 

    【完】

Tags:女教师   老头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三(手机)

猜你喜欢

搜索
热门内容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四(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