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网-为您收集整理好内容。

野鸡网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一(手机)

首页 > 小说 > 乱伦 / 正文

公公治好了我的多年不孕不育

admin 2017-01-02 18:27:34 乱伦 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二(手机)
那天急忙回家拿户口本办证,结果一进屋吓了一跳。
65岁的公公正赤身裸体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他看到我也吓了一跳,赶紧拿扇子遮挡。
我进屋后冷冷的丢出一句:“热就开空调。”然后,进屋拿好户口本就走了。
在单位越想越烦,满脑子都是健瘦的身躯加粗长的肉棒。总觉的回家见面会很尴尬,于是硬拉着老公到外面吃饭,还喝了点酒。
我一向不擅长喝酒,几杯红酒后,脸红耳赤,脑袋晕乎乎的,撩头发,含情脉脉的看着老公。他也是看出了这些东西,于是家也不回了,直接带我去开房。
只是老公因为年轻的时候经常看片撸,搞不了几下就射,给他口都没用。
我也是二八年华的女人,身体自是很需要,情不自禁的偷偷到厕所里自己搞了自己一把。
高潮过后,酒算是醒了。
当晚二点钟回家,老头估计已经睡了,一宿无话,只是怎么睡也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我早起弄早餐,碰到同样是早起锻炼的老头,略显尬尴。没说什么话,只是打完招呼就各自散去。
这事过了几天,老头生日在家庆祝。
我喝多了就先去睡,老公说他再收拾。
二点钟我醒来去上洗手间,但见洗手间的门没关,里面灯光有开,我往里面一瞧,顿时傻眼,老头正拿着我今天没洗的内衣裤打飞机。
他左手拿着我的蕾丝花边内裤闻,右手拿着我的大黑胸罩在撸管,我目瞪口呆。
那肉棒比老公的还要粗长,可能是刚要命的时候,他身体紧绷,神情迷醉,过不了半会,从龟头里喷出了白色的精液。
我大气都不敢出,悄悄的退回房内,尿都不敢洒。
心里一直在盘算着如何办,想想这老头可能是故意的,怎么可能上洗手间打飞机这么样的事都不关门?故意让我看到,想引诱我?要不要告诉老公,可这怎么说?老公一直是孝子,这么一说岂非搞的鸡飞狗跳,在说,他也没干什么,就是借用我的内衣裤打飞机,婆婆早死,他这正常生理需求好像也没什么错,只是总觉得好不妥当。
那一夜没睡,第二天去洗那些内衣裤时,感觉他洗掉了那些东西。
后来几次与老公在房里做爱,总感觉有异响,总感觉老头在房门外偷听,但是老公又不怎么行,我也不怎么兴奋,自然叫不出来,不知他能听到什么?
这事过了一个多月,也就到了快近新年的时候,同学聚会,喝酒肯定是跑不了,迷迷糊糊中被同学送回家,真的跟死猪一样没什么感觉。
后半夜只觉身体有点凉,想起来盖被子,但是眼睛真是睁不开,也没什么力气,就滚躺到一边,感觉身上没穿衣服。忽然一双大手摸到了臀部,然后掰开屁股,龟头顶上了阴道,肉棒插了进去。
噢!
我迷糊的背躺着道:“老公轻点。”
这么一说,背后的男人更加抽插厉害,简直就是快要射的节奏。
由于一阵猛插,加上龟头涨热,我身体自然兴奋到了极点,淫水在肉棒的摩擦下,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屁股碰撞的声音更是大,我自然也情不自禁的叫了床。
这是没来由的感觉,以前跟老公从未有过的体验。
而且,今晚特别的持久,这个背趴被艹的姿势足足搞了快十分钟,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性欲占据了大脑,又加上酒精的作用,使人只想到了做爱的快感。
这个姿势维持了很久之后,他拉起的我背,我像狗一样跪趴着。
他从后面不停的晃动操着我。
这画面就像公狗干着母狗,非常的让人兴奋。
在他射出来后,他舔着我的背。
当我翻转身时,吓了一跳,原来是我公公,我想骂他,但是。。。。。。
看着我,见我没说什么话,就走了。
那晚我洗了半天的澡,只是希望,这都是酒喝多的节奏,希望不在有第二次。




过了数天,我在阳台上晒衣服。
我穿着淡黄色的连身裙,裙子不是束身的,一弯腰,不但露乳,而且还容易看到裙子下得内裤屁股。我喜欢这样的衣服,因为会不经意的风从下面往上冲,透着丝凉而至全身有种擦过的舒服。那让我有一霎那的渴望,痒痒的,难耐的。
自顾自想着,猛的一转身,看到老头赤身裸体的站在后面,还撸着阴茎,想来他站我后面看了好久。
我还没说话的时候,他提前对我说:“你是知道的,像我这样的年纪,已经没什么好追求,钱再多也带不进棺材,吃在多那也是一堆肥料,没什么用。而你,你正是需要的年纪,我觉得我儿子满足不了你,现在这个社会这么时髦开放,你迟早要出去找男人解决,与其这样,还不如我这干净的满足你,即安全又不会被人知道。我现在的人生,每一天都是在倒数,我会比任何对你更加的毫无保留。”
我犹豫了,就这么一耽搁,他从中就能体会到我的态度。
这个时候,老头把握住了机会,快步走了上来,抱着我,要亲吻我。
我还是难以接受亲吻,头不停的扭动。
老头的大手猛的撩起裙子,快速的按摩在我白色蕾丝内裤下的阴蒂上,全身不由得一阵颤抖,抓着他的手,下身开始有点站不住。
就这会功夫,老头熟练的把舌头送进了我的嘴里,不停的吮吸。
我大脑因下身的运作,缺氧只剩下淫靡的念头,整个人都酥麻了。
我反应着他的亲吻,双手抱着他。
他边和我接吻,大手又摸上我的乳房。
当他从里面摸进去那一刹,整个奶头我都能感到直立了起来。
老头看着我,我淫靡的双眼,列睁的看着他,红霞飞舞。 
他温柔的脱去我的胸罩,吮吸着我挺立的奶头,大手不听的揉捏着乳房。
我的下身,能够感受到他硬硬的阴茎不停的顶在我敏感的区域,那是一份渴望。
他看了我一眼,前戏的工作已经充足,就把我按在阳台地上,脱掉我的内裤,掰开我的嫩穴,腰身一挺,阴茎推杆直入。
我和他都是全身一阵抖动,两个人就这样结合了。
可能是他很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一上来就是毫无保留的抽插,每次都是直抵花心,毫无保留。
而且抽插速度极快,每次撞击我的屁股都会显起啪啪声。
我手掩着嘴,怕叫出声来。
老头扛着我那两双白嫩的双腿,不停的蠕动着屁股,往前冲刺。
每一次棒与缝的对接,都显的是如此新鲜与完美。
隔了几分钟,在一轮冲刺下,他停了下来,大口的喘气。
揉捏着我花白的乳房,以及夹着我的奶头。
他试图强吻着我嘴,但是我避了开去。
我惊讶着他的持久,如此强度与速度我前所未有的享受到。
老头拉起我,并把鸡巴从我阴道里退出来,站了起来,并撸着肉棒。
他轻拍我的屁股,转过我的身躯,把我拱起来,似乎要来一招“老汉推车”。
我怪怪的趴着,两腿成60度的支撑着屁股,腰身下沉,翘起屁股。
他站在后面,就像欣赏一件美妙的油画,并用手扣了下我的阴道。
用炙热的龟头磨蹭了阴蒂后,一个滑溜,肉棒又挤了进来。
一上手就是猛攻快攻,我又是云飘酥麻,连站好都不行,整个脊背都兴奋的拱了起来。
疯狂的交媾,是高潮,是快乐,一轮下来,他趴在我身上,射了出来。
我整个人因兴奋而发抖着双腿,跪在阳台上。
两人都是喘着气,大汗淋漓。
之后两人匆匆去洗漱,过程之中没有对话,像往常一样没事般。



隔天起早做早餐,没见一向起早的老头起床,以为他赖床,也没注意。
等老公吃完出去的时候,正想进老头房子叫他吃早餐的时候,老头突然赤身裸体的出来,而且手撸着粗长尖硬的鸡巴走了出来。
一边看我,一边猥亵。
我转脸过一边说:“别这样,这样不好,我始终是你儿媳。”
老头笑了笑:“怕什么,不怀孕就好。”
说完就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我,鸡巴顶在我腹部,一手摸我奶子,一手瓣过我的脸,硬是要和我接吻。
老头粗鲁的吻虽然没有年轻人的温柔,但是那种霸气直俘人心。
他手脚强硬,两脚顶开我的裙子内的大腿,一手就摸了进去,来回摩擦阴蒂处,并快速的脱掉我的内裤,一低头快速的舔了上去。
舌尖划过的阴蒂,是动人心弦的快感,酥酥麻麻的,下身一片泛滥。
我双手情不自禁的摸按着他的光头,心头悸动。
正在这要命的时刻,忽然听到门口铃声响起,老公喊:“老婆开门,我东西忘拿了。”
我和老头吓了一跳,他赶紧往厨房跑,我则把内裤往兜里塞。
开门之后,老公也是没什么异样,回房间取了文件就走。
老公走了之后,老头撸着阴茎出来。
我强装冷静的说:“别这样了,被你儿子看到了就不好了。”
他丑恶的说:“怕什么,来。”然后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说:“帮我吹下萧,把它搞起来。”
我看着他那粗长的鸡巴疲软下去:“不要。”
老头过来拉了下我的手,把我拖了过来,手按在鸡巴上来回套弄,然后亲吻了我的耳珠说:“来吧,我的小乖乖。”
吻来吻去,搞的全身热情如火,老头拔光我的衣服,双手抚摸着我的大奶不住的拿唾液浸淫乳头,全身上下一片淫靡。老头趁热打铁快速的把我的头压了下去,我知道他是想让我帮他口交,事情其实到了这刻,脑海中其实也没有了乱伦不能性交的伦常,只知道要相互取悦。
我鸭子坐般坐在地上,双手扶着他的鸡巴,第一次给老头口交。
他的肉棒有老年人的气息,龟头却是异常的红润,混杂着精液丝的味道,好让人弥乱。
龟头入口,我前后滑动,舌头轻轻的敲打着底下的褶痕,整根没根而入,好长好粗好热,只能吞入三分之二,在往前点就有呕吐的冲动。
我如似这般来回不断的吞,舔,好让他舒服的硬胀热。
老头扶起我的头,让我看着他口交。
四目相对,顿时格外刺激,我右手情不自禁的放了下去轻抿阴蒂,左手捏着奶头。
不片响,我脸红耳赤,而老头的鸡巴已经粗硬着尽是浸淫了我的口水。
他快速的把我拉了起来,然后把我压在透明的玻璃餐桌上,像狗一样趴着。
模糊的倒影中,我看到了自己的豪乳,被压成饼子,身体极其淫荡。
我往身后一瞧,老头先跪下来往我阴蒂上一舔,手往阴道里套弄了一番,只觉淫水糜烂,适合抽插。
他猛地站了起来,鸡巴往里一冲。
噢。
只觉全身酥麻,整个人往前顶了下。
每一次进去,都直顶花心,肉与肉的无缝对接,好爽。
终于,我叫了,叫床声。
这是老公都无法给以的快乐呐喊,但在公公的胯下,我却无法不去喧嚣心中的快感。
之后的几个星期里,我们俩人在家里每个角落都做过爱,他真的毫无保留,猛冲到底,不过我却发现,他每次射出来的精液,越来越少。
而我与老头本来就话少,所以老公也没什么发现异情。



又一天,老公去上班后,我们俩在浴室里做爱。
搞了一轮炮后,老头摸着我的奶子,吸着奶头,而我则帮他撸着肉棒。
舔了一半,当我以为他站起来是要我给他口交时,他却说:“走,我们出去玩。”
我蒙圈的问:“什么?”
老头说:“去打野战。”
我说:“不要。”
“走嘛,有我在,你不想玩的兴奋点?”
我倔强的说:“不要,就是不要。”
老头问:“怕什么?”
我说:“你不怕人看到,我还怕人知道呢,这身体给你玩你还不兴奋,还不满足,你还想怎么样?”
老头捧着我奶子一嘴口水的舔淫道:“没事,就在公园厕所里搞,还去女厕所,主要是老王头老是刺激我没女人,打飞机。”
我还是固执的说:“不要,你要去,你自己叫鸡去。”
他一看我还真不想去,就转换思路,整个人贴了上来,跟我接吻,舔耳朵,舔脖子,扯奶头,抿阴蒂,整个肉棒快速的插入,来回摩擦,然后说:“走嘛,很安全的。有我在你别怕。”
我楞是装听不到,只是不停的享受这快感。突然他不动了,我只好焦急的往后顶,还催他:“快啊!”
老头狡猾的说:“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让你爽。”
我无奈,扭扭屁股,满头焦急,不停的晃动,希望得到他的硬挺。
结果,没有。
他又在说了一遍,我拗不过他,只好如他所愿。
快过年了,天气有点冷,我却只穿着一件内衣裤,外套一条大长裸色风衣出去。
老头很威风,很兴奋,不住的耻高气扬。
看到他开心,我也就开心了。
到了公园因为很晚,快要午饭的时间,所以很少人。
也就没有见到他的朋友,他挺无奈,当我以为他就要如此算了时,没成想,他真的把我拉进公园厕所。
我怀着一颗胆战心惊的心情,快速的闪进公园女厕所。
人少,虽然厕所有人每天清洁,但难免还是有味道。
老头看了下四周没人注意,也快速的跟我闪进厕所,到了最后一个厕所间,他赶紧关了房门。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两人相视一笑。
他吻上了我,并解开我的风衣。
当他冰冷的大手摸上我滚烫的身躯,不由得奶头挺立。
当老头含着我的奶头,并手搓着我的阴蒂,我立马酥麻,站都站不稳。
他又吻了下我后,把我按蹲下,我立刻会意,温柔的解开他的裤头,鸡巴立马弹了出来。
那龟头上有点点淫水,看来他是硬的不行了。
口交了那么久,他每次还是那么坚挺,我一口吞了下去,不停的嘬。
我抬头看着他,他温柔的看着我。
不一会,老头就射了,可能是太兴奋了吧。
我赶紧吞舔干净他的精液,帮他穿上衣服回家。
他可能也知此处非办事的好地方,来来进近有人,影响做爱质量,就一前一后回家了。



过年了,按照习俗要回老家主宅过。
我跟老公都很高兴,唯独老头一点都不开心。
老头当然不开心,因为老家祖宅在山区,瓦房人挤人多,十多口人,老头根本没机会弄我。
老公从初中开始就外地学习,所以这里的人认识的少,也没什么朋友同学,所以整天带我东串西跑,形影不离。
我心里乐开了花,憋死他这老头,我还故意穿着花俏点的,内里还夹着丁字裤,时不时还故意找机会,在他面前装着曝光的样子,搞的老头整天瞪着我欲火焚身,干着急。
老头像饿着的猫儿,过年回山里才两个星期,他就故意没事找事发脾气,嚷着要回去。
我偷偷的乐,跟老公也是有一搭没一搭。
初六的时候,老公说准备带我去另一头山边的亲戚拜年,只是不认识路。
老头一听立马自告奋勇的说他带路,他熟。
我一听就知道他打什么主意,也就是笑笑。
山区里,只能开摩托车,老公前面开车,我坐中间,老头坐后面。
一路上老公指指点点,前面倒也没什么。
不过山区路不好,非常颠簸,不但搞的我往前挤,老头也往我前癫。
过了一两次后,我就发现不对劲,原来老头那东西竟然硬了顶过来。
女人是非常敏感的,虽然我穿着牛仔裤,而且我还察觉到他在解内裤,掏出家伙。
我大吃一惊,从没想过老头那么大胆。
刚想伸手后面按住他,但那东西已热腾腾的掏了出来顶在我屁股上,还借助车癫,一上一下得顶着。
我一怕老公知道,二怕别人看到。
但这担心简直多余,因为山势陡峭,老公要注意开车,别说往回看,就是跟我聊天都得小心翼翼。这里是山区,又恰逢过年,除了虫鸣鸟叫,根本就没人。
我心里紧张,老头却是乐开了花。
一把抓过我的左手,摸上了后面他的鸡巴,我回头瞪了他一眼,但见他猥亵的冲我笑了。
那是久违的热硬粗长,摸上去来回套弄,心里都有点痒痒。
虽然如此,我还是不敢大动作,怕老公知道。
当然他也就不可能射了出来,就这样半惊无险了开了二十多分钟,便到了亲戚家。
到了亲戚家,他没射出来,更是憋着一脸难受,我脸上笑容更多了。
来亲戚家做客,免不了吃饭,喝了点酒后,老公突然电话响,说是镇上小学同学聚会,他本来是想带我去,但一看到老头在那酒兴正浓,就说自己一个人开车去,一会让我跟老头一块回来,说是怕老头喝多。
我心里想说:老公啊,你这是送羊入虎口啊。
结果,意料之中的事,老公一走不到半小时,老头就说走了,在怎么拦着喝酒,他都不喝,说是怕这怕那,身体什么的。
亲戚送了一段路后,还给我们一把手电筒。
告别了亲戚一段路后,老头往后一瞧没看到人,他一把拉我到旁边的小树林,二话不说,就摸了上来亲吻。
他一摸上我的胸部,就使劲的揉捏,在这冰寒地冻中,我的奶头立马翘了起来,还全身发烫。
那憋着难受的肉棒立马硬硬的顶在裤裆里卡着,老头急匆匆的想要解开我的牛仔裤,可惜不好解,我就帮忙解。
当我脱掉牛仔裤,露出白花的下身时,他一阵眼泛绿光猛盯。
特别是那黑色的丁字裤,更是要了他老命。
他立马解开自己的裤头,露出粗长的肉棒,没有前戏,就准备插入。
我赶紧扶住前面一颗松树,回头等待他的插入。
噗。
龟头应声而入,在阴道内摩擦的出了一声。
肉与肉的结合,让人飞上云巅。
插入之后,他如百十来年没做个爱般,疯狂的挥动屁股,做着激烈的爱。
在这无人的旷野,做着这乱伦的爱,享受着这刺激,阴道阵阵的分泌了许多爱液,而他的龟头肉棒上也沾满了许多白色的液体,这使我更加的淫靡了。
随着我几声疯狂的叫喊,老头在激烈的抽插中射了出来。
没有前戏的过程,他仅仅是艹了我三四分钟左右,我知道这并非他的实力,他只是太久没跟我做了,太兴奋了。
我靠在松树上,大踹着气,而老头的精液也从我阴道里慢慢的流了出来。
老头蹲了下来,下肢都隐隐发抖。
我歇了一会,看了他一眼,然后从包里拿出纸巾擦干净自己的下体,正准备穿裤子走人,他忽然说:“别急啊,今晚我最少都要干两炮。”
我看着他,在看他因为刚射完精液的鸡巴软了下去,笑着说:“行不行啊?”
他笑了,捡起裤子,光着屁股拉着我到一块石头边坐下。
然后扶起鸡巴说:“来,舔舔。”
我赶忙蹲下去,想用纸巾先帮他擦干净在口交,但他切阻止道:“这样更好。”
我无奈的瞟了他一眼,然后张嘴把他那沾满精液与我的阴精的鸡巴含在最里吸充。
老头得意的笑了。
我卖力的口交,别看他,别吸舔着他的阴茎。
老头解开我的上衣,摸着我浑圆的奶子,不一会,我就能感受到,软下去的鸡巴,正在嘴里不停的膨胀,发热。
好半会,他硬起来后,嘴里根本含吞不下。
我揉着他的阴囊,舔着他的鸡巴,看着他舒服的仰天闭眼,心里非常好心。
他解开我全部的衣服,脱得我只剩下一件高跟鞋,而我又帮他脱掉全部,两个人赤身裸体在这野外,准备着一场媾合。
他示意我先坐过来,先来个上体位,我坐了上去,不停的抖动屁股,而他则不停的揉捏吸我的大奶子。
我低吻着他的光头,不停的晃动屁股,长发如丝般飘摆,情欲达到了极点。
这当中,我们换了几个体位,老头推车是在所难免,还有他扶起我的大腿,来了个侧身插入。那一夜疯狂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去,回到老宅已经晚上十点多。
那时老公还没有回来,我赶紧去洗了个澡,把身上他的味道洗掉,之后,昏昏深深的睡着。


老头病了。
至从元宵节回来,之后就开始病了。
老公去上班,只好我带去看病。
看着他瘦弱的身躯,我很心痛。
结果半瓶点滴下去后,老头又开始生龙活虎,不一会就开始跟我有说有笑。
我今天穿着白衫套裙,头发又盘起来,洁白的脖子到下乳沟奶房处,份望显眼,不但老头看的直了,旁边很多男的都不住的往我这望。
我骄傲的挺起身躯,豪乳半现。
老头看着我,口干舌燥,就想上来骑我,偏是人多不敢轻佻。
他眼珠子贼溜,突然拉着我说要去嘘嘘,我只好帮他提着滴瓶到厕所门口。
医院的厕所的是转角里面,我拉着管,先到第一间里面挂上点瓶,正想退出,他一把拉着我往里面去,我小声叫道干嘛啊?
他只是没说,就是把我拉进了里面,并关上了厕所门。
今天星期天,而现在又快到午饭时间,所以人很少,上厕所的更少。
我看着他,他猥琐的笑了,我就知道他想干嘛。
我翻白眼的看着他:“干嘛啊?”
老头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就是解下裤子,露出已经硬了起来的鸡巴。
我轻拍了下他说:“这是医院,你也敢在这里干这种事?”
老头单手摸了摸我的乳房:“怕什么,我越兴奋,不是越容易好吗?来吧,先帮我舔一下。”
说完,就把我按了下去。
对于他的无懒我只好半推半就的进行,也不忍扫了他的性,在说,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厕所这种充满异味的地方,舔着他充满男性气息的阴茎,不自觉的有点怪怪的。
舌头轻轻的舔着阴茎的下面,打滑,扫马眼,两手轻轻的捏着他的蛋。
两眼看着他,然后不停的吞着他的肉棒,他硬胀的直顶我的嘴巴。
满满的塞满,我不停的晃动着头吞吐。
不一会,那坚硬的阴茎上面,满是我淫荡的口水。
他兴奋的想解开我的上衣,但单手难解,我只好顺意的解开几个纽扣,并把藏在乳罩里的乳房,拨了出来,好让他享用。
他笑了笑,轻捏我的乳头。
在这里另类的地方,做着这种不耻的事,我全身有了感觉,奶头不禁的硬了起来。
老头扶起了我,先给了我一个吻,然后低头轻轻的用舌头在乳晕上打了个转,含,吸。
“你把内裤脱了,我艹一下。”他附耳在我发根说。
“这里?我帮你口交就好了,这里人多,被人知道了怎么办?你要想做,回家再弄,好不好?”我哀求说。
“不要,我就在这里。没人在,哪有人。就这里嘛!”
软语相求,又是一脸的求欢像,我只好半推半就的拉起套裙,往下脱丝袜与内裤。
我手按在厕所门壁上,把白花花的屁股撅起对着他。
老头拨开阴道,发觉其实我早已湿了。
龟头对准嫩穴,就是抽插,这次在公共场所,所以他摆动幅度不大,所以没有啪啪声响。
但我却早已被搞的,淫潮连连。
挂在厕所壁上的滴瓶随着他的摆动,而晃来晃去,我只好一手抓住,一手又自己咬着自己,生怕自己叫了出来。
老头看我咬着自己的手,顽皮心起,把我的蕾丝内裤,一把塞进我的嘴里。
都做爱那么久了,我也不以无意,就是横瞪了他一眼。
在这种地方做这样的事,反而很是兴奋。
他很是兴奋,也是几分钟的功夫就射了出来,我生怕别人知道,只好急匆匆的清理下,跟他一起出来。
不过经此一病,老头时好时坏,我很是难过,他在病中还想找我做爱,但我生怕他病情发作,所以一直都不让他搞,但其间裸奶帮他手淫就难免了。
不成想没过几个星期后,老头就走了。
我很是难过,哭的不成人样。
可喜的是,半个月后,我发现,我怀孕了。

Tags:公公   治好   不孕不育   多年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三(手机)
搜索
热门新闻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四(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