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网-为您收集整理好内容。

野鸡网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一(手机)

首页 > 小说 > 武侠 / 正文

穿越时空的霸王 二

admin 2016-12-29 20:29:23 武侠 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二(手机)
     第二章。赐女称号“左膀”!@#%^()wrtsfxop 
@#$&)wertsdvopl 
  深夜,孙策已经沉沉睡去,现实的一切让他身心疲惫,他只想睡个安稳的觉,可惜天不遂人愿,他刚有一丝睡意,女人就进来了,当她打开那耀眼的灯光之时,亮得孙策都睁不开眼。!@#$^*)wtsfxvpl 
!@#$%^&(rtdcopl 
  灯光,那是一种神奇的东西,两千多年以后的今天光取代了火的地位,孙策虽然知道光是无害的,但是内心里想躲避那刺眼的东西。!@$%&wetsdfxcvp 
@#^&(rtsdfxcvol 
  白柳儿一脸蛮横,拍了两下自己的左胸脯,歇斯底里道:“你不要我,有的是人要我,我就是和乞丐上床也不会和你上床,在我眼里你连一个乞丐都不如,乞丐想就会说想,你却是心里想着龌龊事情嘴上说得冠冕堂皇,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我不稀罕你!”!@#$%&)wertdcop 
@$%^*(wrsdfxopl 
  为什么她话里离不开乞丐呢?原来她背后就有一个衣着寒碜的乞丐,她真打算用一个乞丐来打发自己?只能说把女人逼疯了,那是没有做不出的事情,白柳儿此刻就做着一件荒唐至极的事情,这样的事,孙策在以前是闻所未闻的,当一个女人有了主动权,那么世界并没有变得太美好,那意味着多了一半的人在社会上和男人争地位。!@#%^&()sdfxcpl 
!#^*()wtsfxcvpl 
  孙策不耐烦地把手一摊,冷然道:“三更半夜,何事惊慌?若是为了这等小事打扰我的清静?”#$^&*()wertsdco 
!@#$%&*(werdfxo 
  孙策心道:“孔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wrtscopl 
#$^&*()ersdfxvp 
  “我都被你逼疯了,你还要睡觉?像你这种空有一个巨大阳物的处男是不会懂得性爱的魅力的,今天我就给你上一堂上学学不到的生理课。”!@#$%&*)wetdfxl 
@#$^*()wtsdfcvo 
  说完白柳儿利索地扒下了乞丐的裤裆,唰的一声,乞丐的那根阳物暴露了出来,也不像凡物,比起常人要粗上三分长上三寸,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大阳物。!@#%()rtsdfcvop 
!@#$^*()wdxvopl 
  白柳儿伸出舌头在乞丐的龟头上舔了又舔,如品一杯上等的香茗,让人饮下一口又想着下一口,那娴熟的舔龟头技术非一日之功,显然是日久练习才能有这般作为。@#%^*)rsdfxcopl 
@%^&*()wrtdxvol 
  孙策可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花样,主要他压根儿没想到这种事情,胯下阳物让一个女人舔弄,舔弄完以后若要和女人嘴对嘴亲吻就会闻到一股阳物的骚臭味,相当于自己对着自己的阳物亲吻,这等事情想想便是恶心至极,如今看到眼前的男女做了出来真是污人眼球,孙策打了个嗝,感觉晚上吃的那些饭菜都要吐出来了。!^&*(wetsdfxcvo 
!@#$%^*)wrtxvpl 
  孙策的思想里,嘴是用来亲的,水帘洞才是用来捅的地方,这都是生出来就配对好的东西,怎么能如此以上对下乱了规矩呢?!@#&*()wertsfvl 
!@#$&*(wetsfvop 
  白柳儿左手搓弄着阳物右手拉扯着卵蛋,闭着眼摇头晃脑地亲吻着那乞丐的龟头,只见她往后重重一勒,本来就喘着粗气的乞丐舒服得大叫了起来:“啊……啊……出来了……真爽……哦……@#$%^*(erdxcvol 
!@#%^*)wtsfxopl 
  白柳儿把那乞丐射在她嘴里的精液统统吐在了自己的手上,先把那一滩精液分为两半,再用手朝着自己的双峰上面不断地揉捏起来,精液黏在了奶子的殷红两点上,就像是夕阳被云朵遮住只留下了云白一样。$%&*()wertsdcol 
!@#%&*)erdxcopl 
  她用两根食指在奶头上打着圈圈,兴奋道:“这就是年轻人的精液,这种炙热从来没有感受到过。”#$%&*(wrtsdfxcv 
!%^&*()wertdfcv 
  白柳儿是王雨伯的情人,她从来就没试着去与别的男人接触,当然就不知道每个男人所能带来的乐趣是不同的,最主要的是王雨伯早泄的场面已经印入到了她的心里,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在这一刻却是被彻底粉碎,男人行不行,做了才知道,饥不择食的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乞丐的那根大阳物进入了。!@#$%^&*(wertcv 
!#$&*()wtsfcopl 
  溪水潺潺的桃花源地,散发着女人独有的味道,让雄性的荷尔蒙骚动,情欲也跟着在心里冉冉升起。!@#$^()wrtsvopl 
!@$^*)werdfxcvl 
  不过作为女人最后一丝矜持让她的步伐慢了下来,她蹲下了身子,用左手手指不停抚摸着红唇,右手从上往下移到了毛茸茸的黑森林,“哧溜”一声两指塞进了自己的蜜穴。!@#$%&()rdfxcop 
!@#%^&wtsdfcopl 
  别说是乞丐看得目瞪口呆,就连远处的孙策也是激动得从床上跳了起来,香艳的场面他也遇到过,可是这么骚气的行为大乔是从来没有做过的,美则美矣,不同的女人总有不同的魅力吸引得男人无法自拔,孙策隐隐觉得自己裤裆里的龙根膨胀到了极点,低头看了下地下,不知何时自己的口水流了一地,暗叹女人猛如虎。!@#$%&*()ertdfo 
!@#%^&()ertsdol 
  白柳儿还是动起了她的手指,一只手往嘴里一只手往蜜穴里有节奏地抽插起来,时不时发出一两声淫靡的叫声,乞丐激动得随着她的自淫而自淫起来,左手在阳物上哆嗦个不停,右手靠在了白柳儿的肩膀上,呻吟道:“啊……啊……好舒服……哦……可恶……根本……停不下来……哇……”@#$^*)wertsdxcp 
$%&*(wetfxcvopl 
  不多时,乞丐的阳物喷出来一股白浆打在了白柳儿的脸上,射完后乞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休息了起来,连续射了两次那对身子的消耗可是极大,如今的他喘着粗气头也变得昏沉。!#$%^&*(wertsfx 
@#%*()wrtfcvopl 
  白柳儿的金丝眼镜上也沾到精液,当她用手擦拭眼镜时却是越擦越模糊,索性就摘了下来,她把脸上的精液轻轻涂抹起来,闭上眼重重地吸着气,看上去她就像是一个喜欢精液的痴女。!$^*()wrsfxcvop 
!@#$&(wrtsdxcol 
  孙策看到眼前这个不合常理的女人,他抬起一条腿做了一个翘二郎腿的姿势,这样他就能夹紧胯下的硕大,他知道他的情欲肯定会平息下来,虽然他此刻欲火焚身,却不愿意挪动一步。!$%*()wertsdxvp 
@$^&(wertsfxcol 
  对孙策来说,阳物中的白浆那就是生命之水,称为圣水也毫不为过,把它撒下去就能让女人怀上孩子,在女人那块地上播种那是一种很神圣的很正经的事情,可是眼前这个疯女人打破了他传统的思想,行房事不一定要生孩子,也可以是单纯地喜欢行房事而已,这是比妓女更为猖狂的做法,妓女是为钱图生存,而她是只图荒淫不图回报。!#%&(ertsdxcopl 
!#$%^&*wrdfxvop 
  强憋着果然不是什么好事,孙策感觉阳物里尿意狂涌,憋都憋不住,透过紧紧挨着的双腿腿缝,一股热流不停地冲出,“滴答”“滴答”地声音引来了旁人的侧目。!#$*wrtsdfcvopl 
!@#^&*wetsdfxcv 
  白柳儿转过身讽刺道:“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多有能耐的人,还不是忍不住了?想做正人君子,在世为人,有谁敢直呼自己为君子?”#$%^&*edfxcvopl 
#%^&*)wertsdfxc 
  孙策振臂一呼:“放肆!即使那只是人类幻想的顶端,也容不得你这个小女子的小觑?给人多留一份遐想,天下才会安康太平,人心才会充满希望。”!@#$%^&*()sxcvo 
!@#&*)wertsfxvl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孙策已经再也忍受不了眼前女子短浅的目光,怒火中烧的他只能找些事情来发泄了,一拳打在背后的墙上,只听见墙壁上咚的一声,深深地凹陷了进去。!#$%^&*wtsfxvop 
!#^&*()wetfcopl 
  一拳之力,威力竟然如此惊人,吓得乞丐屁股尿流地跑了出去,他那骨瘦如柴的身子可是承受不起那般力道,虽说来此图个快活,但是搭上了性命就不值得了,趁着人家不注意,苟延残喘着飞奔出了房间,他此刻只有一个想法,留着命就能搞女人,搞女人搞到了出了人命那就得不偿失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wetsfol 
!@#$%&*(etsxcop 
  和吓破胆逃出去的乞丐差不多,白柳儿此刻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她浑身发烫的身子若是没有男人相助,那是比死还难受,蜜穴里瘙痒难耐,却不是手指的长度所能解决的事情。!@#$%^&(wtsdvol 
!@#^&*(edfxcvop 
  孙策那重重一拳后,他瞪了一下在地上光着身子搔首弄姿的白柳儿,那睥睨天下的眼神让整个房间犹如置身在冰天雪地里,白柳儿当场被吓得六神无主,哑口无言。#$^&*)wesfcvopl 
!#%^&*(wetsdfxc 
  孙策在这一刻宛若天神下凡,魁梧的身躯朝着白柳儿走去,很快白柳儿仰视着那伟岸的身影吓得瑟瑟发抖起来,好冷的眼神,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般锋利如刀的眼神,她相信只要她再说错一句话动一下手那么必然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ersdfcp 
!@#$%^()edfxcvo 
  孙策振振有词道:“弱者有弱者的生存方法,强者有强者的生存方法,你是弱者,而我是强者,弱者就乖乖地依附在强者身旁就好了,这就是你活着的价值。”!#%^&()ertdfvop 
@#$^*()wetfcvol 
  白柳儿已然确定孙策不是一个疯子,那是一个有着远大志向的人才对,这种话这种语气不是谁想说就能说得出口的,这是做大事的人特有的自信。!@#%&*)erdfxcol 
#$^*()ertfxcvol 
  此刻她学乖了,安静了,不再说话了,聆听才是她要做的事情。!@#^&*()wsdfvop 
!@#$&*()wtsdcvp 
  孙策拍了拍她的头,他知道女人的心已经跟着臣服了,会心一笑:“我的征途才刚刚开始,你就做我的管家吧,身为秘书的你做起管家来应该不费吹灰之力。”#%^&)ertsfxvopl 
@#$%^(wersdxcvl 
  白柳儿想点点头,可是王雨伯那里怎么交代?她是校长秘书,十年来她就是出卖了身体当上了校长的情人,让她此刻跟着一个不熟的男人,还是一个刚读大一也没脱处的男生,情何以堪?!@#$^*(wersdfvp 
!#%^&)wrtsdfxcv 
  但是她知道根本就没有退路可以选择,沉默半晌后还是乖乖地点了三下头,至少在她看来,跟着一个年轻有为的男人要比一个老男人有前途,况且她也不再年轻,她害怕每天天刚亮的那一刻,她知道身体在渐渐衰老,总有一天她就会失去美貌,和路上那一个个平庸的阿姨一样拄着拐杖弯着腰,活着,或许心平气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wetsxcvop 
!#$%&*wrtdfxcvp 
  看到孙策和蔼的表情,哪里有刚才那一副杀神般的模样,白柳儿用右手轻轻揉了几下左胸口,刚才由于紧张心脏跳动得异常剧烈,此刻总算是平静了下来。#$%&()wersxcvol 
!@$%^*(wtsdfxcl 
  孙策伸出左手把地上的白柳儿扶起来,喜道:“你是我第一个下人,注定是我的左膀,我也就赐你为我的左膀,看你情欲未消,我来助你一臂之力,体恤下人的主人才是好主人。”!%()wersfxcvopl 
!@#$%^&)wrtdcpl 
  白柳儿目光灼灼地盯着孙策鼓起的裤裆,双手抱拳颔首道:“希望主人好好怜惜我。”@$%^&*wertsdfpl 
!$%&*()wesdfvop 
  “对了,我现在如何称呼你?”@#$%&*)wtsfcopl 
!@$^&()ertdfxpl 
  “叫我柳儿便是。”@#$^&*(wrsdfxop 
!#$%^&wtdfxcvop 
  “嗯,柳儿,那就这么叫吧,你可能会错意了,我说助你一臂之力那就是助你一臂之力,莫忘歪处想。”!#^&*)wetdxcvop 
!@$&()ertsdfcvo 
  “哈?这……”@$%^*)wtsdxcvop 
#$%^&*()tsdxopl 
  就在白柳儿为自己的不知廉耻羞愧时,孙策猛地一把抱起了她轻盈的身子,她的整个人都挂在了孙策的左肩膀上,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惹得她闭眼惊呼:“啊!好高!好怕!”#$%^(wetdfxvopl 
!#$^()wrtsdxcvl 
  “就这点高度值得大呼小叫吗?跟着我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呢。”孙策扬起右手拍打了几下白柳儿的屁股严肃道,“从现在开始你要习惯这些,主人的命令要绝对服从。”!#$%^(wrsdfxopl 
@#$%^*wetsfcvol 
  白柳儿感觉到屁股上火辣辣的疼,委屈地流出了几滴泪,轻声道:“是。”!^&*()werdxcvpl 
!@#$%&*)wrdxopl 
  孙策加大掌力继续拍了两下,催促道:“说话大声点,跟蚊子一样轻说给谁听呢,根本听不到,我可没有这样的下人。”!@#$%^wersdfvpl 
!@#^&*()wtdcvpl 
  “是!主人的命令要绝对服从!”!#$&)rtsdfxcopl 
!@#$%^&(sfcvopl 
  “不错的决心,你的回应我听到了。”!@$%()wertdcvop 
!@$%*)wsdfxvopl 
  孙策举重若轻地把白柳儿背到了沙发上,让白柳儿整合身子都顺着沙发后背俯着身子,然后孙策再把她的双腿拉成大大的“V”字型,看到那片被洪水淹没的黑森林,左手手指在里面胡作非为起来,调侃道:“真是不像话的下人,欲望的的终点只有毁灭一途,由我这个主人来纠正你错误的人生轨迹吧!”!$^*)ertsdfcvpl 
!#$%^*(wrtsfvpl 
  “啊……能感觉到……主人的……粗大……在侵犯着……我的蜜穴……还有……我的屁眼……啊……”!@#%^)wertscvol 
!#%^&*)etsdcvpl 
  孙策把左手的食指和大拇指分别塞进了白柳儿的屁眼和蜜穴里,一抽一拔的玩弄着,只见白柳儿用双手苦苦支撑在沙发上,那沙发的真皮被她无意间扯得起了褶皱,小脑袋时而抬起时而垂下去,颤抖的身子配上淫靡的话语,倒让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孙策有了浓浓的兴致,胯下的龙根暴涨到最大状态。!#%&*()wetsxvol 
@#^*(wertfxvopl 
  “你再这样淫叫个不停的话,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帮自己处理后事了,我可不是一个被下人牵着走的主人,给你长点记性!”@#$%&wetsfxcvpl 
!@#$(wrsdfxcvpl 
  孙策用中间三个手指勉强挤进了白柳儿的蜜穴,转着手腕像或面粉一样捣鼓起来,指尖力道之大让白柳儿瞬间败下阵来,让她直接哀嚎着求饶起来:“我……我……我……再也……忍不住……啦……哦……@#$&()rtsdxcopl 
!#%^&(ertsdcvol 
  在她获得高潮的一瞬间,蜜穴里直喷而出的那股淫水溅到了孙策的衣服,孙策用闲着的右手抚摸了一下额头,叹息道:“哎呀,这样就有劳你帮我洗衣服了,看来你已久冷静下来了,可是我却被你勾起了情欲,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呢?”!#$%^*()ertdfop 
!#$%&(werfxcvol 
  “请主人宠幸我!”!^&*)wetsdfxcop 
@#$%^*(etsxcvop 
  “我是不会这样做的,你我身份有别,我以上欺下,以后还怎么带人?万恶淫为首,驱除淫念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终究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rtdfxcvpl 
!@$^&*)wrtdcvpl 
  白柳儿露出一脸满足的样子,她倒是无所谓,反正她已经释放了情欲,她那娇弱的身子横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深深地呼吸着,似乎在期待着什么,脸上红潮并未褪去,轻抿的红唇勾勒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这仿佛是一道鲜美可口的菜,能让人的胃口大增口水直流,定力强如孙策也被诱惑得一时恍惚,心里有点犯怵,白柳儿酮体的魅力不可谓不大。!@$%*)sdfxcvopl 
!@#$*(wersdxcol 
  “笨蛋”!一点也不像我的下人呐,做我的下人就好好的拿出你的骨气来,别让你的想法左右了你的身体,学会多多忍耐吧。”!#%^&()ersdfcop 
!@#%&*(rtsxcvol 
  “嗯。”白柳儿失望地张开了眼睛,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差挤出泪花,然后捂着双峰翻过身去蜷缩成一团,她就是大胆地赌了一把,她就一声不响地撅着屁股等待奇迹地发生,等待孙策那根硕大无比的阳物触碰她侵犯她占有她,可是一会儿她听到了焦急地脚步声,是孙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tdxcvopl 
#$%^)etsdfcvopl 
  当一个美女赤裸着躯体让拱时,其实是一件两难的事情,去拱,那就是禽兽,不去拱,那就是禽兽不如,孙策就做了一回禽兽不如的事情,挺着裤裆那冲天一柱逃也似的来到了于浴室。@%&*()wersdcopl 
!#%^&)wrtdcvopl 
  他打开莲蓬头,用那冷水冲刷着燃烧的欲望,一股股激进的水流终于让他的欲望冷却了下去,胯下的欲望是下去了,心里的欲望却是没有燃烧殆尽,随时可能死灰复燃,无奈之下,孙策不得不在浴缸里做起了倒立,这一招是他目前所知道的让人冷静下来的最快办法。$^&*()wertdfvop 
!#$%*(wetsfxopl 
  整个人都倒立了,经脉里的血液逆流,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脑昏昏沉沉起来,变得很想睡觉,孙策打了个哈欠,把高举地双腿轻轻地放下,在浴室里不知不觉地睡着了。!@$%^()rtfxcvop 
@#$%^*)wrtsdfvl 
!$^&()wesdxcvol 
        【 未完待续】#$^&wertsdfcvop 
$%^()wrtsfxcvop 
         字节数:10337

Tags:霸王   时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三(手机)
搜索
热门新闻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四(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