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网-为您收集整理好内容。

野鸡网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一(手机)

首页 > 小说 > 武侠 / 正文

穿越时空的霸王 一

admin 2016-12-29 20:29:26 武侠 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二(手机)
  丹徒山上鸟兽繁多,灌木丛生,日光大部分被参天大树遮挡,山林深处深不可测,时有猛兽嚎叫声传出,被周边猎人称之为狩猎者的绝命之地,一般人都不敢随意出入。!@$%^&ersdfvopl 
!#$^&)ertsxvopl 
  平日里战事繁忙,孙策和往常一样忙里偷闲,想去狩猎打发打发时间。战争永远是枯燥乏味的,然而孙策听说这丹徒山是一块狩猎的风水宝地,想想都有点心动,毕竟狩猎是他唯一的嗜好,常与野兽搏斗让他练就了一身超于常人的胆气,“江东小霸王”之名不胫而走。!$%^&*()wrdfxop 
@#$%^&(esdcvopl 
  孙策想独自一人先行进入丹徒山狩猎,但是护卫队不允许,他们不放心主公单独冒险,无奈之下孙策只能妥协。孙策已经习惯吩咐护卫队不准跟随太近,若有事故突变,以爆裂箭为号。只要看到爆裂箭的信号,护卫队就要以最快速度赶往信号现场,护卫队分为青红两种,青队负责保护孙策,红队负责铲除威胁。!@#$*)wertsdvpl 
!#%^wersdfxvopl 
  哦呼,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快乐时光,狩猎的时候到了,孙策已经忍不住开始摩拳擦掌了。!$%^*)wetsdxvpl 
@#%*(ertsdfcopl 
  武装好自己,孙策骑着白马烈火急速直入山林,护卫队紧追不舍也不敢追太紧以防主公不满,随着越来越深入山林,护卫队失去了孙策的踪迹。@#%^&*wetsfxvol 
#^&*()wesfxcvop 
  丹徒山山林深处,鸟鸣声不断,流水声不断,除此之外只有孙策骑马时的马蹄声“嘀哒”“嘀嗒”响个不停,孙策刚到了一处大树周围,忽然烈火受惊了,它一声清脆的嘶号,不再向前奔跑,前蹄不停挥动却无意向前。@#^&*()wrtsdcvo 
!@$^&(wertsxcol 
  孙策断定前方一定有猛兽出没,自己给这匹白马起名叫烈火,是因为这马性子很烈,平时不怕生人,常人难以驯服。对于自己能驯服烈火这匹烈马孙策自己也是颇为得意的,骑着它那是一个威风,就像是在炫耀自己有能耐一样。!@$%^&*)wrtsdxp 
!@$%^&*(wetscvp 
  孙策的人生宗旨就是潇洒地做自己一切想要做的事情,一件事既然决定做了那就一定要做到最好。!#%^&(wetsdcvpl 
!@#$^*wetdfxopl 
  马失前蹄,孙策不慌不忙直接从马背上轻轻一跃安全落地,整个人显得十分轻松,把烈火的缰绳栓在最近的大树上,自己拿着猎弓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wetfxcvol 
!@#$%&()erdxcpl 
  狩猎的时候到了!一步两步三步,孙策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着,全神贯注,箭在弦上随时待发。@#$%*)rsdfxvopl 
!@#^*()wetsdfcv 
  山林暗处,这猛兽终于不再忍耐了,一声虎啸威震山林,急速朝着孙策扑过去,只一个回合,孙策便已被扑倒地,身体被老虎压住,猎弓被拍飞老远。!@#$%^&(wtxcopl 
@#$%&*)ersdfxcl 
  眼见这老虎张开了血盆大口就要活生生吞了自己,孙策急中生智从左腿旁拿出了短匕首抗衡虎口,拦住了,顺势刺向老虎的喉咙,不遗余力地刺了一刀,因为他知道他没有剩余的力气再去做同样的事情。!@$%^&*()wrtsol 
!$%^*()wrfcvopl 
  幸运的是自己的搏命一击干净利落直接毙了老虎的命,现在孙策还有点气血翻腾,他也不是无伤击败了这头老虎,这老虎张开血盆大口的同时它的前爪也没停着,起码向孙策胸前挥击了七八下,若不是孙策胸前穿着护心镜,那肯定要命丧虎爪之下。孙策杀完老虎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气,这老虎的凶猛把自己也吓到了,心想真当是神勇无比啊!!@#^&*()wetsxvl 
!%^*()wetsdxcol 
  老虎死了,那一匕首穿透了它的喉咙窒息而死,老虎的血液顺势流下来掉到了孙策的双眼里,这鲜红的血液让他模糊了视线,擦了擦眼睛,艰难地爬起来瞅了瞅这头老虎的尸体,瞳孔一缩寒光一闪,发自内心地赞叹道:“世间竟有如此绝世凶兽,这丹徒山果然名不虚传,毛皮浅黑中略带灰蓝,传说中的黑蓝虎,乃是老虎中的一种异种,素有虎中之王的雅称,重有千斤,力大无穷,寻常人等闻所未闻,我庆幸曾在奇兽书上看到过,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这传说竟然是真的。!@#$%*()wetsxco @#$&*()wrtdfxco 
  “徒手杀虎,看来我孙策是天命所归,命不该绝于此地,真是让人热血沸腾的一场奇遇。”孙策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wsfxcpl 
!@%&()wrfxcvopl 
  孙策的眼睛看东西还是有点模糊,很清楚呆在这里随时都有危险,自己又伤得不轻,毫不犹豫地捡起远处的猎弓向天上射了一箭爆裂箭,“砰”一声响彻山林。!@&*()wetsdfvol 
!$%^&()wetsdvpl 
  原本分散的护卫队各自寻找着孙策的踪迹,他们听到林中号令,看到山林远处烟雾弥漫,是爆裂箭的信号,毫不犹豫立即骑马向着孙策的所在之地疾驰而去。!#$%^&*wertdopl 
#$%^&()ertxvopl 
  孙策刚与虎搏命险胜,来不及休息片刻,灌木里便传来了沙沙的走步声,不久三个猎人装扮的人从不同方向走出灌木丛露出脸来。!#$^&*)etdfxcop 
!#$^&*)esdfxvol 
  孙策手持猎弓,知道自己陷入了险境,谨慎地询问:“不知三位何人?”!@#$%^(ersdxcop 
@#%&()rtdxcvopl 
  三人齐升道:“我们是韩当的士兵,韩大人吃腻了军中伙食,特叫我等来山里寻找野味。”!#%*)wetsdxcvol 
$%^&*()wrtfxcol 
  孙策冷声拆穿道:“韩当的士兵我全部认识,从没见过你们,你们说是来狩猎却没有一点收获叫我怎么信服,想杀我!看箭!”说完孙策顺势迅速拉弓一箭射出命中一人,中箭者当即毙命。剩下两人当时感到惊恐随即拉弓射向孙策,孙策仓促间躲闪不及,躲过一箭另一箭射中脸上。由于孙策才与老虎搏斗有点体力不支,才没有躲过这一箭,中箭后发出一声惨叫,随后应声倒地,不省人事。#$^&*(wersdfxop 
!@#%^*(wertsdcp 
  生死攸关的时刻护卫队骑马及时赶上,大队长大声威吓:“何方贼人敢对主公不敬,杀无赦!红队放箭射杀敌人不留活口,青队保护主公安危。”两人来不及反应直接死于乱箭。!$%&()etsfxcvol 
!#&*()wesdfcvpl 
  入夜,丹徒山孙策临时所居住的茅舍。!@#$^*()ersdcvp 
@#$^&*(wetsdxvl 
  孙策的脸上被缠绕着厚厚的纱布,只剩下鼻子和嘴处留有让人呼吸的缝隙,整个人一动不动的躺在一张木床上。!@$*()ersdfcvpl 
!@^*)wetdxcvopl 
  时间过久的原因让孙策整个头部都僵硬了,他无力地睁开眼,意识还处于模糊状态,大夫看到孙策有醒来的迹象,跪地惊呼:“主公您终于醒来了,您已经昏迷了整整六个时辰,这段时间老臣十分担忧您的安危,请主公好好修养,得以时日便能生龙活虎。”!#$%&)wrsdxcopl 
!$^&*(wetdfxcvp 
  孙策想询问多少时日能得以痊愈,发现现在嘴里说不出话来。$%&*()wetsfvopl 
!@#$^&*)erdfxol 
  “咳……咳咳……”#%&*(wesdfcvopl 
#$%^&()wrsxcvop 
  大夫激动道:“主公不可劳神,百日内服用我为您开的药方加以细心调养便能恢复如初,切忌不可多动。您喉咙的淤血虽被清除,但现在就要说话略有困难,要再过几天您才能说话,请多加修养。”!@#$^&*()wfxvpl 
!@#*(wetdfcvopl 
  孙策听完后心情有点郁闷,挥了挥手指着门,大夫明白了孙策的意思和一众下人这就退下了。!#$%^()wertsfpl 
@#$%^&*)wetsxol 
  屋内剩下孙策一人,艰难地爬起身来走到铜镜面前,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心中叹息,脸都成了这个样子真是没法出去见人,一张丑脸还怎么去带兵打仗呢?威信何在?最重要的自己是爱美之人,能不在乎?!@^&*()erfcvopl 
@#^&(ertsxcvopl 
  “啊……”一声怨念的残响响彻苍穹整整三分钟,整个丹徒山都能听见,发泄完心中的怨念孙策竟内伤加重昏死过去。!@#$%&)ertsdcvl 
!#$%^()werxcvop 
  护卫队和大夫听闻响声停止后进屋一看,大夫为孙策把脉片刻,跪地哀呼:“主公驾崩了!江东要变天啦!”大夫和孙策的一众下人跪地悲鸣,伤心欲绝。!@^&)wersdfcvop 
!@#$^&*(esfxcop 
  孙策死后灵魂出窍,发现旁边竟然有头老虎模样的生物,惊诧道:“你是被我杀死的黑蓝虎?”@#$^&*()rdfxcvl 
!#%^&*()wertxco 
  这黑蓝虎被孙策击毙,心怀怨恨,气愤地说:“没想到你小子也有灵魂,真是天不绝我,我的灵魂正是虚弱的快不行了,看虎爷我吞了你!嗷!”@$*(wertsfxcvop 
@#$^&*)wetsxcvp 
  孙策一脸无惧与这黑蓝虎撕咬了起来,一黑一白两个灵魂拼成一团,他们的灵魂之光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暗淡了下去,不知不觉中飘向了空中,不可思议的是两个灵魂竟然融合到了一起,孙策和这黑蓝虎融合后的灵魂无意识地在宇宙里漂流了起来。!@%^&*)etsdxcvp 
#$^&*)wrdfxvopl 
  第一章。新世界!#$%(wertsfxcop 
!#$^&*(wtdfxcvp 
  朦朦胧胧中,孙策艰难地张开了眼睛,之所以说艰难是因为他感觉到浑身每一处都无比酸痛,致命伤是由背部刺入的一长条刀口子,如今血流了一地,失血过多的他感觉到呼吸都很困难了,勉强睁开左眼看了看四周,眼前空无一物,明明是中午太阳却无法触及这里,阳光被巨大的黑影给遮挡了。!#$^&*wetdxcopl 
$%&*(wsdfxcvopl 
  实在是没有力气叫喊,他只能奄奄一息地躺在这微风吹过的草地上等待着死亡的到来,这时候突现转机,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子刚巧经过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孙策,她失声尖叫:“呀!死人啦!”!@#$%^*()wfcvop 
!$%&*ertsfxcvol 
  第一次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让女子当场呕吐了起来,她双脚瘫软在地上吐得直流眼泪,孙策趁着最后仅存的一口气,挣扎道:“救……救……我……”!@^&()etsdfxcpl 
@#$%^&*ertdxcol 
  那女子经过了一阵煎熬倒也恢复了平静,她在不远处点了点头道:“孙策同学,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叫老师的。”!@%&*()wrdfxcvp 
!@$%^*)wrsfxcpl 
  女孩说完后就飞奔而去了,孙策眼睁睁看着那个疾跑的背影,长发及腰的女子,神韵里和大乔有一丝相似呢,总之他此刻只有一个信念,千万不能闭眼,他知道只要一睡下去就永远醒不来了。@#$%^&*)wesxcvp 
@#$(wertsdfcopl 
  可惜孙策高估了自己,或许是他万万没想到他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真正的他早在丹徒山上气绝生亡了,如今的他是一名21世纪私立学校的大学生,身体的强度岂能相提并论?!@#*()ersdfxcvp 
!#$%&()wrdfxcol 
  当孙策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宽敞的房间里,他张开眼看着四周陌生的事物,刚在病床上挺起身子脑海里一长窜的信息就疯狂地涌入了他的脑海里,这一刻他化为一尊石像一动不动,脑袋胀痛的厉害,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低落,直到衣衫湿透,他终于回过神来,他欣喜地拍了一下脑袋瓜子,疯笑道:“原来如此!天不绝我!天不绝我啊……”$*()wertsdfxcvp 
#$%&*()wrtdfxcp 
  没等他一个人念叨几句旁边就有人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咳咳咳……那个孙策同学?请你冷静一点?”!#$%^&*()wsfxvo 
!@#^&(wrtsdfcpl 
  孙策循声望去,那是一个丰臀肥乳的漂亮女人,眼戴金丝眼镜,身着黑色西装,且不说她两峰交汇间的幽谷深不可测,最为吸引人的是下半身的那条齐臀短裙里延伸出来的从上到下一览无余的黑丝袜,配上一双大长腿,微微一动就是春光乍泄。!$%*()rsdxcvopl 
!@$%^&()rtdcopl 
  穿成这样仿佛就是在引人犯罪,孙策哪里见到过这种不知廉耻的装束,惊了个呆,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美女,鼻孔里冒着的热气越来越粗,嘴唇也觉得干涩起来,他能保持理智说明了他定力十足,但是胯下那根可不是随心所欲就能控制得住的。!$&()wrtsfxcopl 
!#$&*()ersfcvpl 
  孙策也不是没见过美女,美女他见过不少,他夫人就是一等一的美女,让他失去理智的是女人的穿着,这样的穿着明显是带有目的性的,说句不好听的这副打扮换在古代那肯定是青楼女子。#$%^&*)wtsdfxco 
#$%&*()wetsdxcv 
  此时孙策心里对自己穿越了二千多年的时光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不过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对于前期女子穿成这副摸样是司空见惯了的,还有女人什么时候可以和男人这么平等地面对面说话了,把问题追溯到源头就是时代的变化导致如今的一切和以前的一切都完全不一样了。!@%*)wrtfxcvopl 
!@#^wertsdcvopl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名字也叫孙策,他这个名字的由来竟然是因为孩子他爸一股脑儿地崇拜孙策这个人,孙策倒也颇为诧异,他出名是在群雄并起的时代,还没正式进入三国时代,名气也就远没达到生前那般如日中天的境界,最让人气愤的是人妻曹、神棍刘和胆小权这三个人竟然是群雄争霸最后的大赢家,所谓人生,真是算无可算。!@#&*()wrtfcvop 
@#&*()wrtsdfvol 
  女人本来莞尔一笑,她心里是极为舒心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考虑事情的动物,她本生就知道自己是学校里很多男生的意淫对象,不过亲眼看到一个学生模样的人对着自己如此大胆和不敬的时候,很奇怪,她觉得这很正常,因为她对自己的身材和魅力很有信心。!#$%&*()wertdvp 
!@$%()tsdfxcvol 
  看了看眼前男子的神色从色眯眯转化为冷冰冰时候,一瞬间她以为是看花了眼,于是她擦了擦眼镜瞪了孙策一眼,自己没看错,孙策真是个怪人,变脸比翻书还快,难道想装成熟?左看右看孙策还是一脸稚嫩相,她略微失望道:“孙策同学?你这是对我有意见吗?”!@#^*)wrsdfxvpl 
!@#$*wsdfxcvopl 
  孙策震了一下身子,毕竟不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从脑子里搜索起资料来还是有紊乱不堪的迹象,为了不让别人看穿自己的行为,心想还是装作失忆吧,受了这么大的伤,失忆应该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rsfxcvol 
!@^*)wersfxcvpl 
  “啊……那个……你是谁?我是谁?”@#$%&*()wersxcv 
!#$%^&*tsdxcvpl 
  女人拍了拍自己发麻了的头皮,自责道:“看来校长交给我的任务不是一件简单的任务呢?难怪敢跟我下赌约,狡猾的老头子,不打没胜算的战,真是可恶。”!@#$&*()rsfcvol 
!@#%^()wrtdfvol 
  随后她赶紧在手机上拨了一通电话,等了一会儿,她娇嗔道:“王叔真是的,柳儿玩不过你,我认输了,孙策这边的情况可不容乐观呢,他好像失忆了,要不你来一趟?”@#$^&*(erdfcopl 
!@$^*(wedfxcopl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沧桑的声音:“柳儿,孙策同学可是我们篮球校队的绝对王牌,他受伤后引起了政府的轰动,警方要对他的事情彻查呢,在凶手没有被查出来之前我是不能瞎走动的,关于他的安危问题就有劳你了,办好了记你大功一件,事情就这样吧,现在我急着去开会,有什么事情你另行通知我就行了。”!@#%^&wetfxcvol 
!#$%^*(etfcvopl 
  “好的,拜拜。”!$^&(werdfcvopl 
#$&(wetsdfxcvpl 
  白柳儿对老头心里有气,她表面上是神风大学校长王雨伯的秘书,其实暗地里她是他情人,她已经跟了他十年了,熬了十年,就算是熬一锅粥那也应该熬干了才对,但是她就是不死心,她在等老头的正室咽气,或许真是王雨伯坐尽了丧尽天良的缺德事,他膝下无儿无女,就连唯一的老伴早年也中风在家,平日都要保姆贴身照顾,不然他何必找上她做他的情人呢?!@#%^&*esxcvopl 
@$%&()wrtdfcvpl 
  一个男人变坏的初衷或许并不是他想变坏,那是寂寞久了,他只想找个通情达理的女子说说话聊聊天而已,比起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那种孤苦无依的心情,找个女人来排遣一下自身的忧愁那从来就不是什么大错,自始至终王雨伯是这么认为的,他坏得有限,只怪老天太抠门。!%*)wrtsdfxvopl 
!@#$&*()wetsdop 
  孙策在床上站立了起来,给人一种高大威猛鹤立鸡群的感觉,他跳下床打量了一下自己和女子的身高差,不是一个头的差距,是两个头的差距,看着眼前娇小的女子,他说道:“好矮,矮子?”!#%^()wesdfcvol 
!#^&()wetsdfxop 
  白柳儿一听,气道:“鬼才是矮子,明明是你太高了,你就是根石柱。”!@$%^)ertdfxcvl 
!@#%^*(wrtsxvpl 
  孙策作为一个神风学校篮球队的绝对王牌,体质其实并不差,两米的身高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为之侧目,一百八十千克的体重,上肢肌肉非常发达,唯一的缺点是下盘不够稳当。@#$^&)ersdfxcvl 
!@#&()rtsfxcvol 
  孙策对拍了下双手,说道:“就这么决定了,我叫你矮子。”@$%^*()ertfxvop 
!@#^&()rtsdcvol 
  白柳儿翻了个白眼,感情自己是在和一个失忆的傻子说话,鼻子里哼出一口气:“喂喂喂,别以为你失忆姐姐我就会可怜你,像你这么不可爱的家伙如果再惹我生气,那么晚上绝对没饭吃了。”%&*()wrsfxcvopl 
!@$^&)wrtdfxcop 
  刚说到吃,孙策的肚子咕咕咕地叫了起来,让他一下子把脸憋成了猪头,作为一方之主的他哪里遇到过饿肚子这种事情?这是从来都没的事,他舔了舔舌头开口道:“姐姐,能给口饭吃吗?”@#$%^&*)ersdfcv 
!#$%^&wersdfcop 
  白柳儿眼睛一亮:“这就得看你的表现了。!@%^&()wrdfxcop 
!@^&()ertdxcvop 
  孙策心里咒骂这婆娘怎么这么烦人呢,但是毕竟自己有求于人家,只能低声下气,问道:“什么表现?”!@#%*()erdfxcvo 
!@%^*(ertdfxcol 
  白柳儿做着相应的手势说道:“第一就是你得叫我姐姐,第二就是你得乖乖地听我的话,以上两点,若是不能办到,那么你就自生自灭吧。”!#$%^*)wrtsdxop 
#$%^&*)rtsfcopl 
  孙策是谁?堂堂江东小霸王岂容一介妇孺要挟?面若寒冰冷哼道:“放肆!区区女流之辈胆敢在我面前逞口舌之能?”@%&*()wersfcvpl 
@#&*(werfxcvopl 
  孙策的本想装失忆来蒙混过关,但是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委曲求全的主,搁以前要是有女人在他面前这般无理取闹,定然是要叫人拉下去斩了的。!@&*()ertdfcvpl 
#$^&(wetsdfxcpl 
  白柳儿哪里见过这等阵仗,脸色瞬间苍白,被孙策的霸王之气震慑得双腿一软,身子都站不稳了,还好孙策眼疾手快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wrtdcvpl 
!@#$%&(wrtxcvol 
  白柳儿的腿此时还在哆嗦,真是被吓破了胆,她眼里泛着泪花轻轻道:“你……你凶我?呜呜呜……”!@#$%^&*(wtdcop 
!@$%^*wersdxcvl 
  孙策看着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一时间也束手无策了,他在沙场上戎马一生,争霸天下,儿女情长风花雪月的事情实在是寥寥无几,女人从来不是他生命里的主旋律,美如大乔都留不住他那颗热爱沙场的心,大丈夫理当带头冲锋陷阵,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rtsdfxcopl 
#^&*(ertsdxcopl 
  看着眼前脆弱的像一朵娇花一样的女子,孙策毫不犹豫地把她抱了起来,轻轻地把她安放在床上,憋了半天吞吞吐吐说了一句:“我……我……错啦……”@%^&*()wrtdfxco 
@%^&*(ertfxvopl 
  白柳儿更是直接,心里生着闷气,把床上被子卷在身上,撇过头去不再搭理孙策。@#$*()wertscvol 
!@#$&)wrdfxvopl 
  孙策看女人平静了下来,走到了客厅的沙发边坐了下去,时代实在是变化太大了,他继续通过这具身子里原主人的记忆捕捉些关于如何生存下去的碎片,群雄已去,这是一个和平的时代,杀人放火那是要被警察抓取关押的。!$%^&*)ersdfxcp 
!@$%)rtsdfxcvol 
  想着心事的孙策不知不觉在沙发上睡着了,太阳西落,明月东升,耳畔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唤声:“醒醒……醒醒……吃饭啦!”#$%()wetsdxcvpl 
@#$%*(ersdxvopl 
  孙策在朦胧中看到一个娇小可爱的影子,啊,是之前的那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小美女,什么问道?好香啊,他的口水止不住地往地上流去。!@#$()wrtdfcopl 
!@#$%)esdfxvopl 
  白柳儿本来是端着做好的黄金蛋炒饭来诱惑孙策的,但是她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手一抖就把盘子脱落了,“啪嗒”一声,碎了一地,她忸怩地转过身去不再敢正眼瞧一下孙策。!$&)wertsdfcvol 
!@#$&*wertdcvpl 
  孙策看到自己的晚饭被掉在地上,气结道:“我的饭!我的饭!天哪!你……”!#$%&*()wtdvopl 
!^*()rtdfxcvopl 
  白柳儿捂着脸回过头再看了下孙策肚子那边的硕大,她感觉她此时的心跳如惊慌失措的小鹿,砰砰直跳,润了润嗓子才平复了下心情,好奇道:“你难道没有感觉吗?你裤裆里的那根东西?”@#%^*)wersdfxvo 
@#$^&*)esdfxvop 
  孙策低头看了下,好家伙,这具身体真是极好,看上去人高马大,下面那根更是子孙根中的翘楚,那裤子早就被撑爆掉了,硬起来的长度超过了肚脐眼的高度,粗度也是骇人,相当于一只手上中间三根手指并拢。!$%&*)ertsdxvop 
!@#%^*)wtsdfxvp 
  孙策一点儿也不尴尬,男人嘛,被女人看光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再说这胯下巨根,可是天下好男儿梦寐以求却得不到的好东西,不用太多遮掩。@#$%^&(werdxvol 
@$%*()wertscopl 
  “你要死啦,敢对我耍流氓?”白柳儿装作害臊的样子甩了一下手,不过她的眼睛却死死盯着孙策那个充血过度到通红的大龟头。@$%^&)wtsdfcvop 
!$%&()wetsdfvpl 
  孙策起身坐在沙发上折腾了一下裤裆里的玩意,又硬又热,犹如一根烧火棍,根本塞不进去,问道:“这可怎么办?太大藏不住啊?”!#$^)wertsdfcpl 
#$%^*wertdxvopl 
  白柳儿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阳物,害怕多余喜欢,出于好奇她还是走到了孙策的面前,用纤细的食指在孙策的子孙根上轻轻滑动了一下,很快把手缩了回去,颤声道:“你的家伙……不是……不是……一般大啊……比起……王叔……感觉你的……是……是……他……六倍!”!#$%^&*erdfcvop 
!@#%^*wersdxcop 
  孙策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这根子孙根比以前那根更让他满意,男人的下面,就是要粗要长。!@$^*)wesdfxcol 
@%^&*()werxcvpl 
  孙策看着眼前的女子用别人的阳物和自己的霸王枪比,那定是自取其辱铩羽而归的,不过令人惋惜的是眼前的女子没说长得标致没想到却跟了那个王校长,他认知到这个世界的女子对贞操很不重视,她们可以为了金钱和权力而出卖自己的肉体。!$^*(wersdcvopl 
!#$^&*)wrtsxcop 
  对于不珍惜贞操的女子,孙策向来是不入眼的,那跟青楼里卖肉的妓女有何区别?无感情的皮肉交易不过是各取所取,这种丑陋竟然在如今的世道已经沦为一种大规模的正常化现象,时代的进步却是思想的退步,这个时代真的进步了吗?!@%^&*()wetxopl 
!@%^&*(wrsfxcol 
  孙策眼里爆发出一阵寒光,意气风发道:“朗朗乾坤,世风见下,这不是老天呼唤我来这里的目的吗?山河依旧,终有一日我还是要做这天下的帝君,慰藉我未完成的心愿。”@#%^*)wsdfxcvol 
!#$%^*)rtsfcvol 
  白柳儿看到孙策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状态,一个人就能喃喃自语,擦了下额头的汗珠,默然地回到厨房里继续做她的菜,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少说话,不然她自己都要疯了,她已经断定孙策不仅仅是失忆那么简单了,很明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edxcvopl 
!$^&*()ertdfxco 
  吃完晚饭洗完餐具,白柳儿开了电视让孙策乖乖看电视,自己就去卫生间洗澡了,拿着莲蓬头冲洗着自己的身子时,浑身燥热起来,孙策胯下那根硕大的子孙根让她想入非非,忍不住用那莲蓬头的金属链条摩擦起自己的两片微张的大阴唇来,莲蓬头的龙头则对着了自己饱满的双峰,水流顺着幽谷不断流淌下去,哗哗作响,她幻想着孙策那个硕大进入她体内的场景。!@#$%&*)ersfxol 
!#^&*)wetsdfvpl 
  她想,孙策那一根庞然大物真的能进入她的体内吗?答案是不行,这么大的东西塞进她的小穴里肯定会把她的小穴撑爆掉,不过好想要,一想到强劲有力的子孙根连续不断地侵犯着自己的私处,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摩擦之处烟火味更加浓烈了不少,太有感觉了,她大叫一声:“啊……啊……出来啦……哦……”!$%&*(wertfxcvl 
!@%&*()ersfcvol 
  高潮过后她躺在浴缸里,心里开始对孙策打起了主意,没办法,老王那根软绵绵的老油条每次让她扫兴而归,她想,是时候滋润一下自己的下面了,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心,每次在老王胯下装作一脸满足其实根本没有满足那种错综复杂的表情,心里的苦也只有自己知道。!#$^&*()wertdfp 
!@#^&*()wetdxcp 
  她洗完澡,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扭动了一下腰肢,丰乳肥臀,三角地带那片黑森林长得十分茂盛,她给自己身上喷洒了些香水,让自己的身子周围闻起来都是一股香喷喷的味道,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对着镜中自己说道:“好你个孙策,竟然让我欲火焚身,今天一定要让你乖乖臣服在我的石榴裙下,嘿嘿。@#$^&()wetsxcvp 
!@%&)wersfxvopl 
  她就包裹了一条白色的大浴巾遮住了自己的重要部位,然后一脸媚态地走出了卫生间的门。@#^&*werdfxcopl 
$^&*(wetdxcvopl 
  白柳儿很快就坐到了孙策的旁边,身子一点一点往孙策那边挪去,孙策看到一个有人的盒子,感觉很稀奇,紧紧盯着电视屏幕根本就没察觉到白柳儿的到来。!@#$%^&*)wrfcvl 
@#$^&)wrtsdfxop 
  白柳儿咬牙切齿了一下,真是豁出去了,整个身子都钻到了孙策的怀里,她一屁股刚好坐在孙策的大腿上,撒娇道:“讨厌!人家都这样了,你还在一旁看电视,你还是不是男人啊!”@#$%&(wesdxcopl 
@$%^*(rtdfxcopl 
  “是不是男人”这五个字在孙策的脑海里激荡了好几回,猛然低头看了下怀中的娇弱女子,杀意和怒意从他的眼神里转瞬即逝,救了女人的是她那张充满媚态的脸,每次大乔索求恩爱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werfvpl 
!$^*()wertfcvop 
  白柳儿的无心之举却是让孙策想起了结发夫妻大乔,他知道她已经在二千多年前就早早的死去了,化为一堆黄土,如今这世界哪里还有她的影子,他最心爱的女人已然不在,这一刻,他的心仿佛回到了死前的那一夜,心乱如麻,乱无止境,“滴答”“滴答”两滴泪水夺眶而出,那是霸王的眼泪,孙策都不记得他已经多久没有哭过了,记事起,他就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父亲大人死的那天他都没流下一滴眼泪,作为家里的下一个顶梁柱,是不能当着群臣流泪的,那样做有失君主的体面。!@#$%&)wtsdfopl 
#&*()wertsdfvop 
  两千多年,沧海化桑田,物是人非,如今这个世界真得容得下他吗?孙策感觉到了一阵长久的心冷,一个人孤零零的,与这天地格格不入。#$%^*()wertsdfx 
#$%^&*)wesdcvol 
  白柳儿用手掌接住了那两滴豆大的眼泪,她从来没见过有人能把眼泪落得如此干净利落,她吞下了那两颗泪珠,细细品味起眼泪的味道,那比她喝过的最苦的咖啡还要苦上几倍,她忍不住叫苦道:“呸……呸……呸……好苦!”!#%^&*(wersxvol 
!@#%&*()wesdxvp 
  孙策也觉得自己失态了,他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敲打道:“姑娘,请你自重些,你这是在考验我的定力,我孙某人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血气方刚,你这般下去,作践的可是你自己!”!@#^&*ertsdxvpl 
!#$%^*)wtdfxcop 
  白柳儿听得失了神,自嘲道:“我本就一个孤儿,无父无母,全凭王叔照顾,虽然他是有目的的,但是有一个人关心我总比没有人关心我强,我追求一些关爱有错吗?”!@#$%wertsdfxcp 
!#$%&*(wesfxopl 
  孙策把散发着香气的白柳儿从身上推开,他的下面由于刚才和女人紧紧相挨起了很大的反应,举起右手猛锤胸口三下,觉悟道:“女人如虎狼,一尝便难望滋味,一尝后又想尝,无止境也,大丈夫岂可沉溺在女色之上!”!@#%()wrtfxcopl 
!@#%^*)ertsdvop 
  白柳儿一看自己在孙策眼里是如此不堪,心里悲痛欲绝,那话像一个响亮的耳光让她的脸上火辣辣的,两行清泪顿时顺着脸颊流出,大手一挥把包裹着身子的浴巾扯了下来,双峰由于生气起伏不定,委屈道:“我就是一个贱女人,找个男人来疼爱我有错吗?你不要我,街上要我的人大有人在!”!@#^&()wertdcvo 
#$%^(wersdfcvpl 
  说完白柳儿朝着门外奔去,她的尊严被彻底撕碎,在孙策面前终究是抬不起头来了,自己犯的贱,只能自己默默承受它所带来的后果。!@&*()ertdfcopl 
@#^&wertdfcvopl 
  孙策看着女人裸着身子跑出了家,欲言又止,他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对这里没有一丝眷恋,因为他自己都孤独得像一个孤儿,亲人、友人和爱人都随着时间化为了风尘。@#$^()wrsdfxcvl 
!#$^&*)ertdfvpl 
  【未完待续】!@%&)ertsdfvopl 
@#$^*()wtsdxcpl 
  字节数:18374

Tags:霸王   时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三(手机)
搜索
热门新闻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四(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