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网-为您收集整理好内容。

野鸡网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一(手机)

首页 > 小说 > 武侠 / 正文

穿越时空的霸王 三

admin 2016-12-29 20:29:29 武侠 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二(手机)
  第三章。叶孤天!@$^()wertfcvop 
!@%&*()erdfxcol 
  时间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孙策在逐渐地适应这个新世界,在这一个月里他没有去学校,那里很危险,毫无疑问,想杀他的凶手就在学校里面,他若是光明正大地踏入学校里,那就是活活被当成一个靶子,敌暗我明,孙策目前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毕竟是死过一次的男人,总不能一直保持曾经狩猎时候的那份冲劲吧,有时候就得缓一缓,他明悟了过刚易折的道理。!@#$&)ertdfxvol 
!@$%^()wrtsdfcl 
  和往常一样,孙策在图书馆里找书看,一个月,他已经适应了从左往右横排看书的看书方式,他以前都是从右往左竖排看书的,他不得不感慨时代地发展让天下变小了。%^&*()wrtsfxcop 
#$^&*(wedfxvopl 
  在世界地图上他看到了这个人类所居住的地球的全面貌,那一个个标明着不同名字的国家,真是大开眼界,他所知道的天下不过是这地球的一隅之地,倒是小觑了天下,天下之大超乎想象。!@#%^&(wetdxcvo 
!@#%^&*)ertdfcv 
  就在孙策趴在书桌上看着《三国演义》的时候,脸上表情时而青时而白,蹙着眉头弯成了月亮,亏得他知道这书不是写实书,不然非得被里面一个个离奇的故事给活活气死。!%^&(wertdxcvop 
@#$%()wesdcvopl 
  他边看边摇头:“一切都是滑稽之谈,作者写此书时候私心太重。”!#$%^&()wrtfcvp 
@#$^*(rtsdxcvop 
  一个温柔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畔:“孙策同学,看不出来你也喜欢看书呢,近段时间我一直在观察你在这里的一举一动呢?”!$%^&*wertsdfco 
!@#%&()wrsdxcpl 
  孙策缓缓把《三国演义》的书面移开,笑道:“是你吗?原来如此,我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黑暗里窥视我。”!#$%^*)sdxcvopl 
!@#^&(wrtsdfcvp 
  少女撒娇道:“啊呀,你早就知道了啊,亏我还想吓吓你呢!”@#^&*wertsfcvol 
@$%&*)rtdfxcvol 
  孙策抬着右手摸着额头,试着回忆这个少女和身体原主人的关系,根本就没有一点印象,他皱眉道:“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可不认识你。”!@#&*()ersfcvol 
!$&*()wrsdfxcpl 
  “你是神风学校的名人,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很正常吧,不过你可能不知道,你受伤期间,你神风第一帅的称号又被叶孤天夺了回来。”!@$^()wersdxcvl 
!@#^()ertsdvopl 
  “第一帅?叶孤天?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我这种无聊的事情吗?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如果是那样就恕我不奉陪了。”孙策起身就想走,对于有意接近自己的人他定然知道不怀好意。!@$%^&*rdfxcopl 
%^&()wrsdxcvopl 
  刚走了三步,又想起了女人温柔的声音:“那样急着走真的好吗?其实我来这里是给你传递消息的,是关于白秘书的,想必你很想听听吧。”#$%&)wrsdfcvopl 
#$&*()etsdfxcpl 
  孙策停下脚步,眉间一蹙才恍然大悟,眼前这个看起来文静的女子不是善茬,是自己走眼了,他紧紧攥着拳头,冷冷道:“看来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呢?把我带到她那里去吧。”!@$%&()wrsfxvop 
!#$^&*()wedxcpl 
  “谢谢配合,我只是一个帮忙跑腿的。@#$%^&*()rtdxol 
!@$%*)wrsdfxcvl 
  很快孙策随着女人上了一辆车子,上车后,孙策就被女人用纱布蒙上了眼睛,一段时间过后车停了,他在耳畔隐隐约约听到了男男女女交欢才有的淫靡对话。@#$*()wertsdxol 
#$^&wertsdfxopl 
  男声:“爽不爽?爽就叫得再大声点!这不温不火的态度奄奄一息的叫声可是惹我很生气呢!”@$%^&*wetsfxcvo 
!@#%^&*()wrscvp 
  女声一:“天少爷,请用你粗大的鸡巴尽情侵犯我,对,就是这样,哦……好舒服……啊……”!@#%^*wertdfcvl 
@#$%&)wrtsfxcop 
  女声二:“天少爷的鸡巴,好想要,哦……我的屄屄里进来了东西……哦……手指……天少爷的手指……在我的小穴里抽插……啊……”!@#$*)wesdxcopl 
@$^&()wertdfxvo 
  女声三:“我也是……好有感觉……哦……这样的话……很快就会……就会……高潮的……啊……”#$%&*(ertdxcvop 
$&*()wetsdfcvpl 
  男声:“你们三只淫乱的母狗,都给我学狗叫,看本大爷我不把你们操翻在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wertdcvop 
!$^&*(wrdfcvopl 
  三个女人连续不断的声音:“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wertdxcvop 
!@$%&*()rtsfxco 
  男声:“本大爷我最喜欢淫乱的女人了,哈哈哈……”$%^&*ertdxcvopl 
@#$&()ertsdfcol 
  女人的淫叫声,男人的大笑声,肉与肉摩擦出来的啪啪声,还有一种金属碰撞的声音,男女交合的春宫图在孙策的脑海里勾勒出来。@#$%^&*wertdxco 
!$%*()rtsfxvopl 
  他叹了口气道:“女人,能把我眼睛上的纱布拿开吗?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我就是客人。”!$*)ertsdfxcvop 
!@$%&*(edfxcvop 
  文静女人呵呵一笑:“我是不介意你看到的,反正不关我的事,这一幕对男人来说确实挺刺激的。”@$%^&()ertdfxcv 
!@#$^*()ertfxol 
  随后女人把孙策的纱布摘了下来,孙策察觉到他被带到了一个荒废的工厂里,眼前的一男三女应该是丝毫不知道他和女人的到来,男人继续在女人的身上驰骋着,并不是普通的驰骋那么简单,那三个女人光着身子撅着屁股靠着敞篷车的椅背上,她们的脖子上被拴上了狗项圈,男人压在中间的女人身上驰骋,两只手用手指不停抽插着两旁的女人,腰间系着的铁链随着他的耸动哗哗直响。!@&*()wersdfxcp 
!@$^*()wertsfvp 
  女人看着孙策鼓起的裤裆,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摇头道:“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看来你也不过如此。”!@#$%&()wrtscpl 
!#$%^&)wrdxcvol 
  孙策一声不吭,这种时候和女人讲道理显然是讲不通的,看着眼前一男三女大战的香艳场面,难道会无动于衷?他又不是寺庙里的和尚,一心向佛,他就不信这女人会没感觉,只是她至少表面很淡定,也就没了反驳的意思。!@$%&)ertsdfcvo 
!@#$%^(wrtdfvpl 
  男人冲刺了一段时间过后,似乎到了缴枪的时候,他利索地把他的阳物从女人的小穴里拔了出来,两只手继续套弄着那个即将爆发的阳物,颤声道:“快点!快点!我要射出来了!统统给我接着,一点也不能浪费!”!@#$%&*()wetsvo 
!@#^&()sdfxvopl 
  三个女人把脸蹭到他的阳物面前,张大嘴摊开着双手似乎在迎接着男人的爆发,眼神里充满了渴望。@$%*(wetsdxcopl 
!@%^&*(wetsdxol 
  “啊……啊……啊……操他妈逼……爽死我了……哦……”@#%&*ertdfxcopl 
@#$^&)wtsdxcvol 
  一股又一股的白浆从他的阳物里迸发出来,“哧溜”“哧溜”地进入了中间女人的嘴里,他虚弱地用疲软的阳物在那女人的脸上拨弄起来,女人的脸被他用得像一张卫生纸一样,那阳物的外面都被他擦干净了。^&()ertsdfxvopl 
!#$%^&*()wexvop 
  他挤牙膏似的挤弄着他的阳物,再次勒紧包皮,让龟头露出,爆发过后的阳物一蹶不振,包皮里面残留着的白浆一点一滴落在中间那个女人的嘴里,女人接完白浆后和一旁的女人做起了亲嘴的动作,白浆在两个女人的嘴里交换着缓缓流淌,她们闭着眼睛的笑容看起来是在享受这白浆的味道。@#%^&*()wrtsdpl 
!@#%^*)wrtsdvpl 
  男人则是用疲软的阳物塞在了另一个女人的嘴里,拉着女人的头慢慢耸动着他的身子,嘴里还高兴地唱起了歌:“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中秋分外明,要问何事赛神仙,一日一炮乐得欢。”!@#%^&*)wrfxvop 
@#$%^&*()wfxcol 
  还别说,那发音字正腔圆,像是一个练家子,可是唱的内容这般污浊不堪,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若是进了教他那个师傅的耳里,不得要被活活气死?@%^&()wetfcvopl 
@#$%^&(ertsdcvp 
  当男人用女人的嘴清理干净了自己的阳物,小心翼翼地梳理了一下阳物周边茂盛的野草,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腹部,舒心道:“今天真是愉快的一天,大家玩得高兴吗?”#%^*()wtsfcvopl 
!#$%^&*()wersfv 
  三女跪在车子的座位上异口同声道:“高兴!非常高兴!”!@#$^&*tsdfxopl 
!#$%*()rtfxcvol 
  男子转过身来看到孙策和女人站在一旁,眉毛一挑身子一退,脚一滑往身后摔去,惊呼:“卞姐!你来了就说一声啊,看把我吓得……”@$%^&*()wrtfcvl 
!@%^&*()wrsfcvp 
  女人笑道:“我对你不感兴趣,不过这次打赌我赢了,我可是把你要的孙策带过来了。”!@^&*()wrtsxcvo 
#$%^&*wrtfxvopl 
  男人的那张脸孙策记忆犹新,就是文静女人口中说的叶孤天。@#^)wertdxcvopl 
!$^&*)wertsdfxo 
  最醒目的是他那头黄灿灿的头发,把瞎了他白净的长相,自个儿把自个儿整成了一个不良青年,远看像一根大竹竿,上身全是健硕的肌肉,在孙策没来神风学校前的篮球队王牌球员,当然一个队只能有一个王牌球员,孙策就是进校后迅速取代他的存在,他对孙策不怀好意再正常不过。@$&*(wertsdfxcl 
!@$%^&()rtscvol 
  男子刚才刚好摔到中间女人的身上,索性一屁股坐下去,左拥右抱腿上再坐一个女人,跟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德行,那三个女人被别人看光了没有一丝波动,反而把叶孤天贴得紧紧的,仿佛她们三个就是他的衣服。@#$^&()etsdfcvl 
@%^&()wersdfcpl 
  叶孤天根本就没有遮掩的意思,舔了舔坐在她大腿上的女人的奶子,吮吸了起来,他吸得很卖力,滋滋直响,看他的样子是在喝女人的奶水,他也确实吞咽了几下,然后露出一脸满足。!#$^&wrtsdfvopl 
@$%^&*)wedfcvop 
  他松开嘴舔了舔舌头,意犹未尽道:“孙策,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是最好喝的吗?”!@$%^&*()werfol 
!@%^&*ersdfxvpl 
  孙策摇了摇头说:“鬼才知道,世界很大,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ertdxcvopl 
@#$%^&*()wsxopl 
  叶孤天托起坐他大腿上的女人的大奶子抖了抖,自豪道:“你真是笨蛋,我都把答案告诉你了,你却还答不上来,女人的奶水是独一无二的美味,我从小就没断过奶,要是一天喝不到奶,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活?所以今天才把你叫过来的。”!#%)wertsdxcvop 
@#^&)wrtdfxcvol 
  孙策皱了下眉头,他们俩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反问道:“你喝不上奶跟我有什么关系?”@#$%^)wrtsfxcop 
#$^&()rtdfxcvol 
  叶孤天激动得大力抓胸前女人的奶子,呲牙咧嘴道:“我也不想跟你扯上任何关系的,可是上头发话了,今年的风暴杯大学篮球比赛一定要夺得冠军,还让我立下了军令状,若是得不到冠军,我可是要断奶七天哪,我生命里唯一一次断奶就住了三个月的医院,而且还只断了一天的奶,七天!那就是要我去死啊!现在你知道了吧。”@$&*()rtsdfxcvo 
!@%^&)wesfxcvop 
  孙策点头道:“哦……你要我去参加学校篮球比赛?抱歉,最近我身体不好,可不想打篮球。”@$%^&(ertsfxcvp 
$%^*()wetdxvopl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如何?跟蠢蛋说话就是累,你知道为什么你会被人用刀捅吗?我可是有一丝线索的,当然除非你答应我的请求,重回我们的神风队。”!@#$^()ersfcvop 
!@$%^&*()rtdxol 
  这事对孙策来说太过重要,毕竟是性命攸关的事情,他一脸凝重道:“此事当真?你若知道是谁想杀我,我倒可以考虑考虑,不过被你这么一说,看来这神风学校根本就没我的容身之处啊。”@#$^&(wersdfopl 
!@#$&*)wesdfcvo 
  “这种事情上头早就考虑好了,你的身体素质是NBA首发级别的,死了对我们学校可是一大损失呢,可是为了让坏人放心,其实我们学校在你出事那天对外宣布过你的死讯,所以你在坏人眼里已经是死人啦,这下你可以安心了吧。”!@#$^&()ersdfxv 
!@$%^&*()wdfxop 
  “但是只要我打球,就要上场,那样的话我还是会被坏人发现吧。”!#$%^&(etsfvopl 
!@#$%^()ertsfxl 
  “没办法啊,所以就请苄姐把你请来了,虽然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方法,不过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现在已经被苄姐盯上了,连我都不敢多和她打交道,你多保重啊。”!#$%^wertdfxcpl 
!#%&*()wrsdxopl 
  孙策可不会给欺骗他的人好眼色看,一个瞬步已经把女子的脖子掐住了,把她高举起来面对面质问道:“女人?你敢骗我?你惹我生气了。”!#$()wetsdfxcvo 
!@$%^)wrtsdfxvp 
  女人对着孙策一直防着一线,可是孙策的速度之快超乎她的想象,就如同掐在她脖子处的手指,力度之大让她喘不过气来:“咳……咳咳……”@#$^&()wrsdxopl 
!^&*wrtsdfxvopl 
  叶孤天紧张地抱头大叫道:“疯子!你真是个疯子!你这是……不想活了吗?还不赶紧放下你的手!”!@#^&*)wtsdfvop 
#$^&*()rtdfcvop 
  孙策抬起头冷哼一声:“你说放就放,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别对我指指点点,我做事,用不着你来操心!”@#$%&*()wedfxvo 
#$&*()wtsfxcvop 
  “嘶……”孙策这出人意料的举动差点把叶孤天的小心脏给吓出来了,他也就乖乖闭上了嘴巴,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邪笑,他对孙策手中那个女人的厉害充满了自信,因为她是他都不敢招惹的存在。!@#%^&*)wrtscpl 
!%^&*wersdfxvol 
  孙策把拎起来的女人放在了地上,叹了口气道:“算了,我不打女人的,我只问一遍,白秘书在哪里?”!@#$%&()rsfxcvo 
@#$%^&*(wefxvol 
  女人瘫软在地上,大口地呼吸着,她抬头看着孙策,眼里尽是幽怨,气道:“你……疯子,白秘书的事情是我瞎掰的。”孙策毫无诚意地道歉说:“对不起,我是个特别没有安全感的人,最讨厌有人骗我。”!^)wertsdfxcvop 
!@#%^(wetsfxopl 
  女人摇了摇头恨声道:“你是有生以来第一个敢这么对我的男人,不愧是被花姐钦点的栽培对象,很有趣,实在是有趣,我也差不多走了,小天天,给姐记住,一定要保护好孙策的安危,就这一个要求,花姐吩咐的。”#$%&*etsdfxcvop 
!$^*()wertsxcpl 
  叶孤天哀嚎道:“啊……啊……真是烦人,花姐为什么对我不感兴趣,对这蠢货这么上心呢,真叫我羡慕嫉妒恨啊,可恶!”!#&*(ertsdfxcvo 
@$^&(wertsdfxcv 
  “这种事情谁知道呢?你亲自去问她得了,我要走了。”女人挥了挥手,理了下刚才被孙策弄得散乱的头发,头也不回就出了废弃的工厂。!#%^&*)wrsdfvop 
!#$^*()tsdfxvpl 
  叶孤天在女人走后,对着孙策竖起两个大拇指赞道:“你这家伙真是把我吓死了,幸亏你有花姐罩着,不然我都不敢想象你的死法。”!@#%^*(wersdxop 
!@$%^&*()xcvopl 
  “花姐?那是谁?”!@$^&*(wtsdfxvp 
@#$^(wertsdfxcl 
  “我们这种小喽啰就别想见她了,花姐就是神风学校的女王,位高权重,对于普通人的你来说一世都没机会见到她才对,你竟然被她看中,这真是天大的狗屎运!要知道我才看过她的一个背景,呜呜呜……”$%&()wetsdcvopl 
!@$%^&*)rfxvopl 
  孙策对于学校的一切还了解的太少,如今的世界比以前的那个世界似乎更加阶级化,一个学校都能分这么多层次出来,不过眼下他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活下去,有人要他死,而他当然不想死,感慨道:“看来我陷入了很大的麻烦之中呢,不过你知道,现在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希望你能提供给我有用的东西。”!@$%&*()etsfopl 
@#%^&*(wertdcpl 
  “你都向我伸手了,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呢?我这个人呢喜欢交朋友,还有一点癖好,就是和朋友比比谁操逼的本事强,比我强的我都叫哥,反之,比我弱的都叫我哥,你看成不成?”叶孤天抚摸着自己又翘起的大阳物得意道,显然他对他操逼的本事胸有成竹,他的大阳物早已年纪轻轻经历过了大风大浪,黑得就像黑巧克力。!$*(wersdfxcopl 
!#%^&*)wetdfcpl 
  孙策可没见过这么黑的阳物,看起来有点骇人,想来叶孤天在男女之事上十分热衷,摇头拒绝道:“抱歉,我可没有这个兴趣,我从不对没有感情的女人下手。”!@#$%^wertdfxcv 
!@#$%&*ersdfcol 
  “你傻啊?这都什么世道了?你该还不会是处男吧?”!$^&*()wedxvopl 
!#$%^(wetsfxvol 
  “我还真是处男。”!@%^*()wrxcvopl 
!&)wrtsdfxcvopl 
  孙策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一男三女不怀好意地哈哈大笑起来,显然不怀好意,笑声中带着鄙视的意思。!@%^*()werdcopl 
@#$&*()wtdfxcpl 
  叶孤天做了个手势说道:“stop!看来我们的爱好有差距呢,我呢,肉食动物,天天操逼舔女人,再问你一次,来不来?上车就做兄弟!”!#$%^*)wersxvol 
!@$&*()wtsfcvop 
  孙策和叶孤天聊了这么久,心里已经对叶孤天有了一个评价,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而对这种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他向来不感冒,也就没有多交流的必要了,直白道:“看来我们做不了兄弟呢,这个阶段我可不会在女人身上花大把的时间,活着已经够累的了,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你的兴趣了。”!@$%^&*)wtsdvol 
!@#$%&*wersdcvl 
  “那就没办法了,随你的便,我这边可是要开工了,Girls?Ready?Let's go!@#$^*()erdxvopl 
@$^&*()wetsdcvo 
  废弃的工厂里想起了女人们淫荡的模仿狗叫的声音和男人野兽般的咆哮声,孙策作为男人也不得不感慨这个时代的男女在交合时候放得很开,他们根本就不介意他站在一旁细细观看,不过他也没这个心思,挺着膨胀的阳物缓缓向着工厂外走去,着实是让男人看了会血脉偾张的场面,亏得他定力足够,不然肯定会着了叶孤天的道,而对于一个热衷于男女之事的男,不管是谁,孙策总是不屑的,他知道那样的人死在女人身上的几率更大些。!$%&*()wrsfxvop 
!@#%^&*(wetsfol 
  孙策渐行渐远,他听到从远处飘来一个声音:“苄姐很危险,你要小心!”!@#%^*)wrsdxcvl 
!#^&*wesfxcvopl 
  这是叶孤天的忠告,其实他不说孙策心里也明白,这世界只能靠自己,时代在变化,实力永远是不变的主题,拳头大才是硬道理。!@#%^&)tsdfxvpl 
@#$%^&*()etsfvl 
  孙策紧握双拳,心道:“苄姐?花姐?真是给男人丢脸!我堂堂江东小霸王会怕女人?天大的笑话!给我等着!”#$%^&*(wrsdfvop 
@#$%^*wertsdvol 
  不过令他尴尬的事实是他发现他根本就不认识回去的路,来的时候就是人家开车送的,现在给怎么办呢?!#$&()wrdfxcopl 
@#%^&*)wsfcvopl 
  回叶孤天那里还是自己一个人瞎逛?成了他当前要解决是事情。!#$^&*()wesdcvp 
@#&()ertdfcvopl 
  【 未完待续】!@$^)wetsfxcvpl 
!$%&*()etfxcvol 
  字节数:11609

Tags:霸王   时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三(手机)
搜索
热门新闻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四(手机)